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卖笑

卖笑

 

自称是全球第一职业卖笑人合川男子郑余在大街上出售的笑共有12种,微笑,苦笑,皮笑肉不笑,淫笑,奸笑,大笑,狂笑,含情的笑,回眸一笑,害羞的笑,恐怖的笑,傻笑。给一元钱,就可挑选一种,我来笑。如果需要享受全套笑容,只要10元钱。不仅如此,他还将后脑勺的头发也剃成一个笑脸。

有点稀奇,居然还有人卖笑!

 细细口味,仔细领悟,人生何处无卖笑。就拿我的职业来说,我每天不也是在出卖笑容吗?

我是一名高速公路收费员。面对来来往往的司机朋友,我得笑。司机高兴我要笑,司机不高兴我还是要笑。司机发牢骚时,我要保持笑容。司机辱骂时,我还得笑嘻嘻地当补药吃。面对领导更得笑,奉承的笑,阿谀的笑。生怕笑得不好,脚上的鞋子又得小上几码。

七年了,我不知道出卖了多少回笑。我用真诚的微笑,留住了很多的微笑;我用理解的微笑,化解了来自五湖四海朋友们对目前收费标准的不理解;我用尊重的微笑,包容了所有恶语中伤。我曾经把收费员的微笑比作高速五线谱上一个美丽的音符,却不知这份美丽后面有多少的酸甜苦辣。每当回到家一个人静下来时,我还在笑,不知道此时是微笑还是苦笑,是皮笑肉不笑还是傻傻的笑。

好友们经常问,从事了那么年的收费工作有何收获。我风趣地说:“我收获了三只箩筐。”朋友很是费解。于是我分析道:“一箩筐是忍气吞声,一箩筐是颈椎病、腰椎病、肩肘病,还有一箩筐是领导对你的不满意。”

我没有好高骛远的目标,只想用关爱之心、理解之心、真诚之心、以及一颗主人翁的责任心去出卖我的微笑,让更多的微笑驻留在沪杭甬高速公路,同时也在维持着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种过田,当过工人,曾经为人师表,一度热衷于广告事业,推销过保险。走过大半人生后,以上三班制维持生计。偶尔也会挥舞笔墨,讲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今天与朋友们一起分享一下我的卖笑。比起合川男子郑余,我没有他那么大的勇气当街卖笑



标签:卖笑 收费员 皮笑 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