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旧书店

在某个繁华的都市里,上班族们每天匆匆的行进着。早上,拼命的挤公车和地铁。晚上,或急急忙忙的回家,或为了升迁和工作的事,在豪华酒店里不计后果的喝下别人倒过来的名酒。权贵们白天无所事事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拿着自己该拿和不该拿的收入,收着自己能收和不能收的财富。晚上,趁着夜色,做着见得人和见不得人的事,说着见得人和见不得人的话。
这些事,在白天,被工作的忙碌掩盖着。晚上,被城市的繁华掩盖着。毕竟,无论是地铁站里终日亮着的日光灯,还是高楼大厦间闪烁着的霓虹灯,它们,一个太过刺眼,一个太过炫目。因此,也就自然足以遮住这一切。而且,滴水不漏。
照民众的俗语来讲就是--一切皆如往常。太多,也就习惯了,于是,熟视无睹。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繁华的都市里,意外的有一条已经没落的老街,一条古巷。她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静静的蹲在街角。在夜里,在万籁俱寂,一切的虚伪都被揭穿的时候,抬头,仰望星空,然后,幸福的勾起嘴角。
老街本来并不短,只是,时光毕竟还是把她截去了一段,因为公路一步一步的逼过来了。沉稳而平静的老街到底不愿与新宠争胜。无心亦无力。于是,一寸一寸的退让。直至今日。本来,也曾经繁华过的,只是,是曾经。对于这一点,老街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因为,司空见惯。没有事物可以真正做到永恒。这是,她站在这里数十年见证的事实。
街上的房子多大都很旧了。最上层是民居。住着一些年迈老人。下层的原本是最早的商店街之一,现在,有九成都成了临时的仓库。但偏偏有一家店还在运营着。她和老街一起,继续静静的观望着这里的变化。
那是一家旧书店。与她里面存放的书籍一样,店本身也已旧了。店主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叫铭心。那店,是从他曾祖父手里继承下来的。店里甚至能找到民国时期的读物。只是,地处过于偏僻,所以,无人问津罢了。其实,那孩子的家庭并不拮据。恰恰相反,与一般人相较是有余的。只是,说来也怪,这个孩子从他父辈们的身上继承了一种他的兄弟姐妹们没有的东西--对这间店铺的执着。这孩子的曾祖父在有了一部分积蓄后,依然没有放弃这间书铺,因为,这是他的最初。而这孩子也以不想让书铺关门为由,留在了这里--尽管这个书铺难以给他带来收入。
书铺面积不大,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放置着整间店里最庞大的物件--一座西洋式大摆钟。那也是极老的物件了。由于以写作为生。铭心有时会熬一夜。每当大摆钟敲过零点,他总会从屋里出来。做做深呼吸。望望天空。看看灰暗的街道。然后,露出幸福的微笑。然后,回去继续工作。
在别人看来,这孩子是个怪人。甚至有些疯狂。是那么不可理喻。可是,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老街明白。他是想守护什么。就像他的父辈们一样。那是一件极飘渺的事物,亦或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但那具体是什么,老街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在自己这里,在这个青年的身上,有一种已经与都市里的人们渐行渐远的东西。那是一种品格,也是一种感情。
这孩子还能守护多久,老街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孩子继承下去,老街不知道。但她深知,这个孩子是希望。她深知,在那孩子离开自己之前,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们会一起守护好那件事物,珍藏好那份感情,把那种品格坚持和继承下去。

(自己写的短篇,偶有所感而已,写的不好,就当供大家消遣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