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暴雪,暴雪

         长住嘉善,也看到下雪,偶尔一次,有时整年不见下雪,即使有下,也是小雪,还没有落地就化了,被描写“江南的雪如处子”,即使下大雪,也是棉花雪,飘飘荡荡而来,如没事闲逛的悠闲,比羊脂球美艳的雪花,叫人冰不释手,爱不胜收。

         人生第一次要见暴雪,很新奇,贵“暴”字,不知道什么威风威力。芝加哥2月,一直是雪天,下一次10多公分厚,天晴的时候,艳阳高照,但路边的雪不会溶蚀,除了天上下的,还有机器清路堆积的,很厚,头顶艳阳却还须穿厚衣服,帽子手套高筒靴,全副武装才能出车或者出门行走,但还是有人喜欢走路,因为着装正好秀一把,有如灰太狼的,有如狐狸精的,头顶如竹筛,如南瓜的,走在路上甚是奇异。但下暴雪就不一样了,天气预报提前一周就通知,铲雪车,运沙车穿梭各街道,超市促销商品增多,顾客也比平时多2倍,而且购物车都满载,所有防暴雪的活动,都渲染紧张空气,也更刺激我的好奇心。

         2月21日,真的暴雪来了,如临大敌。躲在家里,又不甘心无知“暴”力,厚衣武装,站在过道看暴雪,狂风,树枝也摇晃,雪粒飘的很密,在风里翻卷,树枝上原来的积雪也凑热闹一起滚落翻飞,楼宇间的空隙全是白茫茫的,大有泰山压顶之势,但一阵狂风过后,空中翻飞的雪落定,与平常下雪就没有什么两样了,我庆幸看的及时,要不尺5分钟就看不到了。这就是芝加哥防爆一周的轶事,现在感觉全是小题大做。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