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幸福嘉善之 一长鞭师傅

长鞭师傅
凌晨五六点,嘉善施家路上就热闹了。马达声,喇叭声,泗州公园附近快乐的晨练音乐,烘托噼啪的炸响,似曾相识,如除夕夜的爆竹,激起路人节庆的兴奋。过往行人,有慢跑的,故意体验深呼吸的感觉;有散步的,手里的钢球嘎吱嘎吱响。时间久了,特留意噼啪炸响,有时晨练音乐停了,四周都宁静,凌空一声或者两声脆响,如晴空霹雳,特震耳,但因为听的多,每天到这里就有精神准备,时间一久,听觉也有了享受刺激的习惯。偶尔一天没有噼啪炸响,就感觉泗州公园欠缺了生机。
     好奇心驱使,终于有一天故意绕道找寻声源。
    清除了隔墙的泗州公园,与周边融为一体,绿化带上盛开的杜鹃花不仅簇拥公园,更美化了马路人行道。笔直宽敞与曲径通幽相携,浅灰银白与姹紫嫣红映衬,人在行道走,如在泗洲游。北门入,南门出,可以绕半圆,可以走直径,享受清新空气,观赏小桥流水风景。
    接近东门,爆炸声渐近,,循声望去,如炊烟状四散的雾气中,一丝黑色如闪电一晃,惊雷爆炸扑面灌耳,忽然记起这是在开封清明上河园见识过的民间绝技:摔响鞭。只见艺人展开臂膀,鞭子举过头顶,风呼呼盘旋,一两圈过后,长鞭往地上一摔,清脆的鞭声带爆竹的年味便冲击观众的视觉听觉。欣喜之余,向艺人借长鞭,举过头盘旋四五圈,摔地上,响鞭就是不响。艺人告诉我,技巧性很强,旋转要快,摔地要狠。
东门口摔长鞭的是60岁上下的师傅,着浅蓝T恤,映衬古铜色的脸,精神抖擞。手捏的长鞭把手足有手腕粗,半尺多长,鞭身约三四米,黑色油亮的锥体状,越接近鞭远端越细。摔长鞭师傅发现我向他走近,便收叠长鞭成三四圈捏手上转身走向东门。我后悔惊扰了老师傅晨练,追到东门说,“老师傅您继续摔,我这就离开”摔鞭师傅笑了,“我摔鞭,过往的人都要绕道让我。”原来摔长鞭师傅这样和善与豁达。
   细仔端详长鞭也看不懂是什么质料做的,师傅告诉我是橡胶,说:“以前的响鞭用牛皮做。小时候最高兴的日子就是过年,可以穿新衣、吃大餐、看大戏、摔响鞭,尽兴玩,大人也不会打孩子的屁股。”我问师傅做什么工作?老师傅感叹“退休了,长鞭比小时候摔的更响。”我补充“年味更足”。师傅赞许微笑点头,说“吃的不用愁,钱嘛多有多花,少有少花,有得花就可以了”。
分手的时候,我告诉师傅桃源仙居,车山人海,没有泗州公园清静,改天要来听“长鞭师傅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