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幸福嘉善之三 我家的善故事
 从西雅图飞上海,本应该19点抵达,结果航班晚点,预计到22点40分才抵达,四个258行李箱,两个登机箱,两个登机包,一个手提袋,晕死,怎么回嘉善啊?从中午知道航班晚点就一直惶急,打一辆的士,带不了那么多行李啊。空姐关心地说,“阿姨,您别急,我们给你联系宾馆,住一晚,明天做什么车回去都可以了”。虽很感激,但终因行李要带身边太不方便,还是闷闷不乐。邻座是一位松江的先生,很热心的说:“要不,先到我家住下,我儿子明天可以送你们去嘉善。感激啊感激,出门遇好人,大幸。可是行李,人,估计接这位松江先生的车也难承载那么多,何况一次旅行的际遇就住进旅友的家,我不是精通利用闪电情结的人,住这样的旅友家,实在是难为情。

    老公说“给张先生打电话,看他能不能接或者送我们回家。”这是没有顾虑的最佳选择,但要等航班落地才能打电话询问张先生能不能抽空接送我们。

   张先生是上海人,喜欢嘉善地理人文环境,2009年来嘉善买了六套住房,把父母接到嘉善养老,让儿子携媳妇也住嘉善,每日开车到上海闸北上班。我和张先生老父老母是邻居,常开他们家的老人代步四轮车到施家路菜场买菜。

   张先生的老母丁太太住嘉善两年了,都没有回上海杨浦区的香樟北苑。丁太太特喜欢嘉善,喜欢小河流水平静舒缓,四季流淌,在阳台上就可以极目远眺,也可以俯视近观。早晨太阳从绿野冉冉上升,傍晚霞光映照小河,河面浮光跃金,最可爱的是夜幕下的静影沉璧。夏秋时节,呱呱咕咕,宛若回到童年。

   她儿子特意买了一间28平米的车库,与住房配售车库联通,装修成套间,一间卫生间,接引太阳能热水;一间客厅,田园风格的餐桌和沙发,可以喝茶可以打牌。小区里过路或者休闲的朋友,常聚集这里喝茶聊天,主妇们买了菜,也喜欢来这里拣拣洗洗,丁太太从不计较水电费用上涨。
  
   心情舒坦,时间过的也快。大约23点,航班降落浦东机场,我才拨通张先生电话,那边就惊喜的问:“张阿姨,你们就回来了?我来接你们回家。”激动的我语无伦次,“要大车,六个大行李箱,六个人,两个行李包。浦东机场,T2航站楼。”

   邻座儿子的车已经在机场等候2个多小时了,听到有车接我才道别。空姐找地勤帮我们取行李,送我们出站,到地铁站2号线门口,地勤先生说这里才可以停大车。

   刚坐行李箱上缓神,张先生电话过来,说他已经等在T2航站楼停车场,好快啊,我急忙告诉他我们在地铁2号线站门口,张先生让我们不要着急,等20分钟,他这就开车过来。

   没想到张先生开着儿子的全顺车来接我们,说这是他们家里最大的车。行李和人在车里,也感觉空荡荡的。老公直接就睡在长座位上,呼噜声与马达声共鸣,我忘记了困,远眺旷野,黑色影子向车后跑,月光倾泻在高速路面,由宽至窄,向前延伸,快回到嘉善的感觉,身体温柔舒展到说不出的大,因为嘉善周围的人对我们都很用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