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难忘那个除夕日

那是一个除夕的日子,夜幕即将降临,妈妈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后,匆匆把店铺的铁门关上了,她要准备回家做我们家今夜的除夕大餐,让我和爸爸,我们一家好好过个年。

妈妈一手提着年货,一手牵着我,年货有我最爱吃的北京烤鸭,汾湖大螃蟹,开心的我死劲拽着妈妈的手冲向不远处爸爸开来接我们回家的车,主动为妈妈打开车门,让妈妈先上车。妈妈却站在车门口,一动也不动,她在看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错过我们的车,走向了我们家的小店铺。

    妈妈没有要上车的意思,爸爸也看那个颤颤巍巍老人。他走到店铺门口时停了下来,似乎等什么。妈妈立即放年货在车座上,急匆匆走过去,问候了几句,然后重新打开店铺的门。我很疑惑,大家都忙放鞭炮,吃年夜饭,他还要买什么呢?我也好奇的走过去看。一会儿时间,他提着两瓶黄酒走了出来,正要付钱,妈妈拦住了他,笑着说:大过年的,又是街坊邻居,不收钱了。老大爷一边继续掏钱,说道:这怎么行,钱还是要给的。他们互相推让了一会,最终是妈妈没能战胜老大爷的倔强脾气。这个和我们小店比邻的顾客,我们一家人都不陌生,他经常光顾我们家的小店,他的老伴两年前离开了他,有一个忙于做建材生意的儿子和一个在国外念书的女儿。

     嘉善人一般都要买黄酒过年,但都是年前早采购好的。他除夕时候才来买,他没有说多少话,微微的皱着眉,涣散的眼神显得有点忧伤,尽管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但是显得较为单薄。让我想起了几天前有关空巢老人的新闻,那天爸妈的边看边叹息,现在让我感到这个社会问题就发生在我身边。

     我看到眼圈湿润的爸爸也走了过来。爸爸来到我们的身边,邀请大爷和我们一起回家过年,他的眼神立刻变得快乐,欣然的接受了我们的邀请。我搀扶着大爷一同坐上了车,在车上的老大爷,显得非常的兴奋,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要和我们一起过年,年味就和以前不一样。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的,很是温馨。

     到家里,爸妈做饭做菜,我和大爷拣菜打帮手。年夜饭很快就上桌,我们吃着,喝着,天南海北的聊着,爸爸和老大爷聊的非常开心。我看他们醉醺醺熬年,看春晚。爸爸醉酒中睡了,凌晨一点妈妈也回房间睡了。我和老大爷还不想睡,我们还跟随着小品《回家过年》节目嬉笑兴奋。

夜已经很深,老大爷看着电视机 谢谢观看!对我说:“谢谢你培我观看”。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我看到了他微润的眼睛。我拉着大爷的手,走进我的卧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