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我的父亲

小时候我最喜欢趴在父亲那宽厚的肩膀上,让父亲背着我去很远的南沙村外婆家。父亲总是说我贪睡,只要一趴在他的背上,就会睡着,怎么都叫不醒。有时等我醒来,会发现母亲正抱着熟睡的我津津有味的吃着晚饭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再也没有背过我。

    一次,父亲对我说他要去外婆家把母亲叫回家,叫我和他一起去。我知道妈妈是因为父亲昨天在一个叔叔家喝了太多的酒而生气,回了外婆家的。

父亲在一旁自言自语:“都是我的错。”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的打开柜子右手小心的拿出一块墨蓝色的包裹来轻轻的掀开布,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装。我曾经听母亲说过这套西装是她买给父亲的。是父亲最喜欢的衣服。我只见过父亲穿两次,一次是在奶奶生日时,另一次便是去开家长会是穿的。

   和父亲走了很长的山路,我早就累得不行了,小手紧紧地拽住小树的树枝,带着哭音说:“爸爸 - - - -走不动了。”“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我真的走不动了。”我跺跺脚,摆出一副撒娇的驾驶。“走不动也要走,他竟然生气了。我犟不过他;只好跟着他挪动了一下步子“不要遇到一点点困难就后退。” 他一边走着一边不忘教诲我两句。我不耐烦的吧头转向另一边去,双手捂住耳朵,不再看他,父亲拽着我又走了很久,终于走进了南沙村

    父亲缓步走道门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叫我去他身边敲响了那沉重的木门。开门的是外婆。外婆见了我们就跟父亲说了一句:“她在里面。”接着,我就跟着父亲走进了房间。母亲果然在。我一看见母亲就扑到母亲的怀里紧紧抱住了母亲,几天不见母亲,身上的味道没变,体温没变。 “你看,我把女儿都带来了,你就回去吧”父亲眼中透露着诚恳

    父亲一向不善言词,母亲还是不回家。外面下过了一阵小雨。我和父亲从外婆家回来,父亲一直低着头,他心情不好,我追过去,想劝他,半只脚踩到石头边,脚踝向一边歪去,身体控制不住一边倒,我脚扭伤了。我想试着站起来,可是脚不能动弹。父亲看见我,立即冲过来,蹲下身,看了又看,让我趴在他背上,两手紧紧夹住我的腿,往前冲去,父亲又一次把我背起,而且把我背到了医院。

    在白色的充满消毒药水味的病房中,我的脚已经裹上了厚厚的一层的白色纱布。“还痛不?”爸爸看着我问“不疼,如果妈妈在就好了。” “乖,听话先睡觉,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第二天,妈妈终于肯跟父亲回家了,是父亲再一次叩开了外婆家的木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