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月河街的星期狗

    双休,和儿子一起去嘉兴月河老街闲逛:想买点百合花过节。路过宠物狗店,心血来潮地走了进去:好柔软的狗狗哦,好漂亮的狗狗哦——他们睁着萌萌的眼睛看着你,儿子忍不住伸出手去,一只金毛小狗毫不陌生地就伸出舌头舔了舔:噢,我们领他回家吧。

    好吧。说我们是爱狗人士,本来一条金毛要1000到3000元(赛级的),这条500好了,可是我们进门前有人300买了一条啊,好吧:打了针买了狗粮,一共550元。开开心心滴把新成员带回了家,还先去了新房子!

    路上好开心哦,叫她什么名字呢?是来买百合的,就叫她莉莉安吧,儿子说俄语的名字好,叫莉莉娅,好吧,就叫莉莉娅!好乖哦,一路上都没拉,到了新房子,她开心地跑来跑去,还拉了大大的大小便——庆幸着没啦在儿子身上。

    第二天狗狗有眼屎,但是我们不懂,还是按女店员的嘱咐每天两餐,每餐30粒狗粮,别的都不能给她吃。莉莉娅超乖,给她粮食,她人立着,嘴里发出人们哄小孩吃东西时的声音,真的不敢相信!我还说:你没吃孟婆汤吧!

    第三天发现狗狗没前两天精神了,老公回来讲:几百元能买到金毛?你们网上查下!月河老街上买的狗只活一星期!心,猛地一紧,怎么会?这是一条小生命!仔细看狗狗:两个耳朵上都有皮疹,尾巴上的皮疹好大哦,腿上也有!我们用金霉素眼药膏给她涂抹,她还会发出“呜哇”,表示疼痛的声音——已经不奇怪她会讲人话了。

    第四天狗狗不要从讨来吃到不想吃东西了,就感觉狗狗不会和我们有长缘。网上一查发现:化一百元大的那一针不是“几链”的针剂,而是兴奋剂!有人花了一万多,狗狗最后还是难逃一死。有去找店主论理的,换一条回来还是难逃厄运。我只是盼着大晴天,希望大晴天可以让狗狗好起来,她已经会自己去院子里大小便了,天一亮,她就人立着趴在院子门前,等我们放她出去——以前的兔兔是拼了命地要进房间来,而狗狗却是拼了命地要往外走——哎!留不住她!雨天,雨天!

    台风没来,台风雨还是把我们家的莉莉娅带走了,很伤心的一次领养经历!

    我哭:你可以给我带病的狗狗,你至少要告诉我,给她吃药、打针——你就和我讲必须,这有何难?无良奸商!

    我哭:你怎能把这么细小的孩子抱离她的母亲!我们不知道她出生多久了,初见她就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她有病,是被淘汰的狗狗,你岂能明知道她的结局还要拿她高价获利?无良奸商!

    我哭:无辜的莉莉娅,在有关部门不作为、无良奸商胡作为的当下,我哭!我哭!哭能改变现状?



标签:生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