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据说:母亲在9点零几分的时候还在大街上行走——是上班的时候感觉快生了,那时候是在家里生小孩的,一边赶紧让小姑去找正在作工作报告的父亲去找小镇上的产科医生,一边就自己回家把尿布之类的往床上扔——生孩子了。9点一刻,医生还没来得及戴手套,我就哇哇地哭着来了。听说是女的,母亲乐开了花——第三胎终于得偿所愿,不再生了!

    按理,我是最小的,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父母应该把我宠上天吧?可我从来就没感觉父母特别地宠爱我。家里买十颗糖,总是平均每人2颗,绝不会因为我小,我是独女而多得几颗。即便是我最喜爱的泡泡糖亦然——母亲从不培养我必须被宠爱的任性。

    读书也是。哥哥买来的小说书,不是我想看就能看的,越不让看,我越珍惜能看的机会。所以,二年级时就能骄傲地告诉母亲:我看小人书是看字的,阿芬(邻居,和我同龄)只看图。母亲也不表扬我,但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也从不需要谁来肯定。就如至今嘉善二小的女子乙组跳高记录还是我一样,从不和谁讲。没什么好稀罕的!

    由于小哥哥比我大二岁,他念乘法口诀,我就顺带着也背出来了;他念正负得负负负得正;他念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一介氢和钠钾银,二介钙钣镁铜锌——我通通都顺带着背了出来,所以,我是全优成绩初中毕业的,可惜,家庭成份让我和班上的其他六位同学一起止步升学。

    没关系,我们那时候的初中高中文凭不算数!工作了之后必须上夜校,考出了才能算正式毕业!当然,初中,高中的文化课都被我统统拿下。高中数学考没过30分钟我就全部答题完了,100分的卷子拿了97分。其中的地理课,我只上了几堂课,刚巧县里地理开考,我就去考了,拿了82分的成绩就毕业了。一开始,地理课李老师还在课堂上表扬我,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在刊物上发表了什么歪风邪气,大意是考试泄题作弊,好像我也是其中受益者之一。我不和他计较,就如农业课老师不认可我背得出24节气,因为他从没教过我们这个24节气歌!我也没唱给他听一样,实际上,至今我都可以完整地唱给他听!真的没关系,我凭着自己的顽强,边工作边读夜校,拿到了大专文凭。有的人像云南的花朵,可以很滋润地开放,而我就是北方的花朵,需要顽强才能开放。



标签:生活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