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袁士中

    一个嘉兴的电话号码连续打了我三次电话,因为我正在座机上接电话,所以就连续划掉了,一开始觉得那是推销电话,但同号码三次,觉得有必要回电。打过去是一位女士表示电话是嘉兴日报的,刚才袁士中打了好多电话,他的一首被中学教材使用了几十年的诗《水乡》终于由嘉报集团正名——被无偿使用了几十年,但是袁士中还是很大度:被使用是我的荣幸!(此是后话)。

    第二天上午,做事有恒心的袁士中终于打通了我的电话,得知在南通安度晚年的韩秋云来嘉善了,很激动,约定了20号来嘉善。

    今天中午时分,袁士中特地从嘉兴赶来,兴冲冲地谈论他1985年写的《水乡》,拿出了保存了几十年的发表了这首小诗的刊物——表达出一个文人对作品的尊重。饭间又拿出他昨夜写的小诗,字里行间满满的是对生活的感怀与喜悦。

    临别,袁士中送了我们每人两幅书法,还约定了要去南通看看喜爱摄影的韩秋云的大作,并有意一个用照片,一个用诗歌来续写各自的晚年生活。

    ——很受益,觉得不必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担忧了,有这样的朋友在前面趟路,我不会迷路!



标签:生活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