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时间与爱情
看完了张爱玲的十八春,感慨的是这样一段话:“他们很久没有说话。这许多年来使他们觉得困惑与痛苦的那些事情,现在终于知道了内中的真相,但是到了现在这时候,知道与不知道也没有多大分别了。——不过——对于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分别,至少她现在知道,他那时候是一心一意爱着她的,他也知道她对他是一心一意的,就也感到一种凄凉的满足”。 
    
    “凄凉的满足”,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绪?苍凉与无奈的协奏曲,欢乐与痛苦的交响乐。凄凉,因时光流逝,今昔非昨;满足,因为曾经被爱,时光抹杀不了当时当地的那份深深的爱恋。矛盾的心理,欣慰的惋惜,交织在一种不能被言说的空间中。他们都感到了,没说,但可以体会,心,在那一刻超越了时间、空间,像十八年前那样贴近,只是人却不能相拥。 
    
    本来,时间与爱情就像一对矛盾体,二者不能分割。没有时间,拿什么来见证爱情?没有爱情,时间就像一杯去了甜的牛奶,营养丰富却少了滋味。虽然有人会说爱情不只是甜的,其中不乏苦涩,可是经历过爱情的人,又有谁会说那苦中没有蕴藏着甜呢? 
    
    可是在现实中,有多少人在拿时间见证爱情?人是复杂的动物,变化是常态。一味不变的爱情小说里恐怕也难以找到。而真正的爱情却应该是相互了解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可以相濡以沫的情感。一份爱情在长久的远离后,所剩的还能有什么呢?模糊的思念!年纪轻时可以当思念为浪漫,年老的时候可以把思念做消遣,而在人生最灿烂的壮年与中年,又有多少个日夜可用来做浪漫与消遣?所以变化就形成了,只不过说法不同,有人是渐变,有人是骤变。前者被说成是无奈,后者被贬成无情,一字之差,结果却殊途同归。这是否就是人性与人生的无奈? 
    
    当爱不在,或当爱经时间深淀为友情,亲情,除了祝福,我们再无作为。年轻时可以怨恨,年老时可以回味,中年时就只能淡忘,唯有祝福。因为你们之间除了一份云淡风轻的所谓“爱情”再没有别的。而生活要继续,你不能背着怨恨生活,也没修炼到把痛当做快乐,所以你要么忘记过去,要么带着祝福回忆。或许,多年以后你们再相遇时,如果你的存档的记忆还在,拿出来更新一翻,可以欣赏,也有可能再利用。那就只能是后话了。 
    
    有人说,看了张爱玲的东西会中毒的。恰巧看的人感情丰富,就会在每次拿起书的一刹那间在看与不看之间做一番取舍与比较。看下去?伤感与无奈。不看?遗憾与不甘。像因为失去爱情分手后又欲再续前缘的爱人一般。 
    
    唉!拿起书来再看吧,回味的哪怕只能是一种“凄凉的满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