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第二幕-----从天而降的可爱小芭比

1
 “小妹妹,你又回来干什么呀?”
 “找大哥哥和大姐姐。”回答得到是简单。
 “为什么不回家去呢,你的爸爸妈妈会着急的。”
 小家伙听到我这句话以后,眼神马上暗淡了下来,泯着小嘴,不再说话。
 奇怪,我说错什么了?还是她迷路了,找不到家?算了,还是送她回去吧。
 “小妹妹,你家在哪里?大姐姐大你回去好不好?”这次她没理由不说话了吧?
 “我没有家!”简短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和李哲羽呛死。
 “咳咳咳咳……小妹妹,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呀。”
 “我爸爸和妈妈离婚,妈妈离开了家,今天早上爸爸也坐飞机走了,把我扔下来了
……”说着,小芭比又要做哭状。
 我看向身旁的李哲羽,见到小家伙又要哭,脸上的笑容开始石化……他可能被哭怕
了吧?
 “李哲羽,这……”
 “还是送她去孤儿院吧。”李哲羽思索了一会儿说。
 “哇哇……我不去孤儿院,我会被欺负的,我不要,不要!”小芭比又放开嗓子开哭。
 “不会的,不会的,那里的人都很友好,怎么会欺负你呢。”我连忙安慰她。
 “那大姐姐去过孤儿院吗?”小芭比的哭声渐小。
 “厄……好像没去过。”我如实回答,可她问这个做什么?
 “哇……你没去过怎么知道那里的人不欺负我!”小芭比的音量又创高潮。
 “这个,我……”没想到我堂堂米兰公主竟然会被一个小家伙问倒,可悲。
 “嗯……那你想怎么办呢?”旁边一直不出声的李哲羽问。
 “……”那小家伙收了哭声,改成一脸的期待。“当--”警钟响了,不详!
 “我去大姐姐家。”果然,我就知道这小家伙没打什么好主意。
 “可是……”
 “这样吧,就先让她暂住你家,我等会派人去查一下今早的航班,看有没有他爸爸的
线索,不然让他们去她爸爸的那个城市找他爸爸会来也行,我会尽快的。”李哲羽这么说
就是同意了?不是吧?我都还没……可是总不能放着这小家伙不管!
 “既然这样也就没办法了,欢迎你来。对了,你爸爸叫什么名字,不然李哲羽怎么察?”
 “我爸爸叫佟正武,大概38岁。”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还没有告诉我呢!”我问到。
 “我叫佟若真。对了,佑慧姐姐 ,那个帅帅的大哥哥叫李哲羽,我可不可以叫他羽哥哥?”
 “当然啦!”说起“羽哥哥”,我突然想起李轸翼,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转头看
向李哲羽,却发现他的身体有些颤抖。
 “李哲羽,你不舒服吗?”
 “奥,佑慧,没事,我们快回医院吧,不然伯母该着急了。”说完,拉起我的手。
 “好……”可我总觉得李哲羽好像在思考什么严重的问题,他刚刚还好好的,怎么……

2
 到了医院,我让李哲羽陪我一起去病房拿他的衣服,顺便给老妈一个关于这个“来路不明”的小芭比的解释。
 刚一开病房门,小真(就是小芭比的呢称啦)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汗~~这个速度!
 “哇,这个阿姨好漂亮哦。”她眨着大眼睛不住的赞叹。
 晕~这么小就会拍马屁了吗?!我猜老妈一定会说“哪来的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啊?”
 “哪来的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啊?”果然~被我猜中了=·=
 “她……”我刚想说,却被小真枪了先。
 “阿姨,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可是,可是……”说着眼泪又掉下来,她怎么脸变得那么快?
 “哎呀,别哭别哭,你哭了阿姨也难过,说吧,有什么事阿姨都帮你!”完了,老妈完全上钩了,她一定说很同情小真,然后义无反顾答应小真任何要求。真是好简单啊~~
 “我的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佑慧姐姐在帮我找他们,我能先待在这吗?我好想好想有个家啊……呜……。”不得不承认,小真比我更适合拿奥斯卡影后! 
 “真是可怜的小孩呀,呜~,阿姨也很同情你啊,你就放心大胆地住吧,阿姨一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呜~”
 “哇……谢谢阿姨!”热烈拥抱我妈ing……晕~她们配合的好棒啊~不去演太坦尼克真是可惜,有她们,我也可以当编剧了=·=
 “等一下啊,小可爱,阿姨要和你佑慧姐姐说点事,一会给你买糖吃啊~”说完向我走来。
 “佑慧呀,妈想了一下,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照顾你爸。”
 “什么?那怎么行?还有我嘛!”吓我一跳,爸本来已经倒下了,你再不工作,难道让我们家喝西北风吗?绝对不行!
 “可是佑慧,你明天就该去大学报道了不是吗?”
 “啊---”我怎么给忘了?明天要去星泽大学报道的,可这么一来……
 “伯母,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一旁的李哲羽突然发话“据我所知,米兰市的星河大学和天华市的星泽大学正在搞联谊活动,我可以和校方联系一下,让我和佑慧作为联谊学生去星河大学读书,这样佑慧就可以照顾伯父了。”李哲羽好利害,连这个都知道!!不过……
 “为什么你也要转过来呢?”老妈替我问出了这个问题,不愧是母女,心有灵犀啊……
 “我不放心佑慧一个人……”李哲羽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妈打断了。
 “算了,这件事就随你们吧,那佑慧就拜托你多加照顾了,这位同学。”妈奇怪的笑了笑。
 “您放心。”天!妈把李哲羽当成什么人了,拜托他照顾我……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还有那奇怪的笑……该不会……!?唉
 不过也好,我还能在米兰市多待些日子,可以照顾爸爸,还有金月夜……啊!我怎么把金月夜的事给忘了!都怪小真这家伙从中搅和,让我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我拉起李哲羽,拔腿跑出了医院,跑向去星镇的车站……
 呼哧,呼哧……20分钟后,我和李哲羽的身影出现在史向星镇的车上。
 “呼……呼,佑慧,什么事这么急?”李哲羽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呼哧……我,想问你……呼呼,知不知道……呼,金月夜他……”没气讲话了。
 “我离开星镇的时候,夜他还在,不知道现在……”
 “哦……呼……我们去,去,去找……呼他!”李哲羽已经不喘了,好利害!
 “嗯,我也有此意。”
 “叮咚---星镇到了。”报站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下了车,目标---海边!

3
 “哗-”海浪依旧拍打着海滩,可是白茫茫的海滩上却再也没看见金月夜的身影。
 “金月夜---”我跑在海滩上,到处寻找那个消瘦的身影。
 “夜,你在哪里。”李哲羽也在卖力地找。
 转眼间,半个海滩都被我们找遍了,可就是没有找到金月夜。我害怕了,怕再也见不
到他……突然我想到,金月夜住的那间海边小屋。
 “李哲羽,快跟我走!”说完大步跑向那最后的希望。
 小木屋门前,我握着门把手,迟迟不敢扭开,我怕看到里面的结果……
 李哲羽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手,也握住了门的把手……
 “吱-呀”门开了,眼前还是金月夜凌乱的房间,似乎比上一次来的时候更乱了……
不过现在可没心情想这些,要赶紧找到金月夜!金月夜……突然,我在一个堆满杂物的角落
里看到了半条腿伸了出来,周围的地板上还有一滩水迹……没错!那就是金月夜!
 “金……”我刚想叫他,却被李哲羽拽了一下。
 “李哲羽,你……”
 李哲羽比了一个安静的姿势,示意我不要说话。我们就这样,慢慢靠近那个杂物堆……
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金月夜。
 终于能正面看到金月夜的脸了!他消瘦的脸让我心里百般不是滋味:都是因为你苏佑慧,
金月夜,站在顶点的男生也被你害成这个样子……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自责,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我和李哲羽慢慢蹲了下来,看着金月夜,他没有反应,匀称的呼吸告诉我们他睡着了。
可是睡得那么不安,好像在梦中都带着疲惫。
 “佑慧,我先去给夜买点用的和吃的,你好好看着他,等我回来。”
 “恩!”我感激地看着李哲羽,说实话,如果让我一个人面对现在的金月夜我或许会力
不从心吧!
 李哲羽转身,轻轻带上了门。
 我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乱七八糟,大部分都好像是以前这个屋子的主人留下来的
简陋的家具和一些杂物,乱到连下脚的地方都很难找到,金月夜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况且海边
又那么潮湿阴冷,对他的病没有好处的!姑且先收拾一下吧。
 我掳起袖子,开始收拾……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我苏佑慧在家什么时候收拾过屋子?就算屋子和狗窝有一拼我也懒得收拾。为了眼前这个男生,我好像破过很多例吧……往事点点滴滴浮现……
 为了三张照片,我第一次被人整得那么惨……
 想着那家伙在火场里的生命危险,我第一次说不要胜利……
 不知被那家伙的哪点感动了,我第一次作别人的女朋友……
 不知不觉,已经收拾好了。哇~我苏佑慧果然不是盖的,这里哪是先前的“狗窝”呀,明
明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居室,还很像小矮人的小木屋呢~
 李哲羽好慢,太阳都快落山了,他还没回来。金月夜又没醒,好无聊哦~~于是,我看准了
被我放在桌上的那本相册---我唯一在小木屋里发现的属于金月夜自己的财产。
 我坐在金月夜旁边的地板上,当然我已经把金月夜搬离了那个杂物堆,让他靠在了床边。那家伙睡得好死,我那么用力推他都不醒。
 翻起相册的的一页,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风景画,好无聊……
 第二页……恩?这几个小男孩是谁?中间那个笑得邪邪的怎么那么像金月夜?还有他左边
那个笑得很温柔的那个小男孩是……被金月夜摁在地上的那个可怜的小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被摁
倒了还想反击……不是凌晨炫那只死猴子还会是谁?原来他们崇阳三子从小就认识啊,怪不得
感情那么好。
 第三页……凌晨炫在照片里跑得很急,往左边一看……汗~一条狼狗!这么经典的照片金月夜
都有,等下次他回来看我不整死他!呵呵呵呵……咦?李哲羽蹲在地上干什么?旁边还有一只鸡!照片下面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注明:小羽在观察鸡孵蛋,说要自己孵一个。哇哈哈哈哈……李哲羽要下蛋?啊不是!是孵蛋?哇哈哈哈,笑死我了,他太可爱了!
 第四、五、六、七……都是他们搞笑三人组的恶搞照片。金月夜还是那么珍惜这份友谊啊……
 第八页我本来已经笑到没劲翻了,可是还是鼓起勇气准备在笑一次……可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从第八页以后,一直到最后,全部都是我的照片!!!

第八页……我当他佣人时候的……我在舞会上的……我和他一起看梅花雪时候的……
 每一张都有注明:她生气的时候好可爱,就是想惹她啊! 她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很漂亮,和我很配哦! 她就是这么傻,一场梅花雪就高兴成这样!
 最后一页……最后一张……天!不就是我找到他的前一天吗?难道和我们分开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关注我?我和羽坐在米兰市公园的秋千上:我不能给她幸福,看到她和羽幸福就够了!我只能守护她……后面的字迹被什么液体浸湿了,再也看不清楚……
 “呜……呜……金月夜……你才好傻!”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猛的转向身旁的金月夜,扑到他身上,大哭了起来。
 可能是我哭的声音太大,我感觉那家伙身体颤了一下。

 

4
 “厄……”他睁开了眼睛。
 看他醒了,我哭的更厉害了。
 “走……”金月夜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无力,拼命想动却没有丝毫力气
 “我不走!呜……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我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着。
 “佑慧,我真的累了,放手吧……。”金月夜不再反抗,只是一直盯着天花板。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说着,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小提琴。
 “……!”金月夜惊讶的看着我。
 “这是我回到海边找你的时候,在礁石后面找到的。”我擦干眼泪继续说:“连小提琴都不肯放弃自己的主人,我又怎么会呢?”
 他伸手拿过小提琴,轻轻地抚摸它,嘴里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不该放弃么?”
 “我不去星泽大学上学了。”
 “你……”金月夜惊讶的目光中跳动着喜悦。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为什么?”冰一样沙哑的声音似乎多了几分春意。显然他不像以前那样拒绝面对我了,这是成功的一步。加油!苏佑慧!
 “ 因为某只臭猴子让我浪费了好多公主眼泪,我要留下来报复他!”说着,摆出一副和“周扒皮”有一拼的嘴脸。
 “扑哧--佑慧妹妹,要是有你这样的债主,周扒皮都会被气活了。”金月夜微微一笑,虽然说话有气无力,但那分邪气我又找到了……
 “金月夜……呜呜呜呜。”要是往常,我一定马上重重的反击金月夜,可是现在,我却高兴得一塌糊涂。
 可能是哭累了,我不记得后来怎么样了……只模糊的听到:
 “谢谢……佑慧……会振作……为了你……”…………
 睁眼醒过来,发现我躺在金月夜的床上,四处一看,四处黑黑的,看来已经到晚上了……我猛的意识到什么,大喊:
 “金月夜---”寂静的回答。
 我赶忙朝屋外跑去,在海滩上到处张望……金月夜他……他不会又……
 突然,在不远处的海滩上,我看到一个……厄,不对,是两个熟悉的身影。
 呼,我松了一口气。朝两个身影跑过去。
 “佑慧,你醒了?”李哲羽先发觉了后面的我。
 “不要理那家伙,羽,不然你也会被猪神附体的,睡那么死!”金月夜有些沙哑但充满调戏的声音,好死不死地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断定---从前那个有着天使脸孔的恶魔金月夜又回来了!而且,这标志着我苏佑慧的安宁日子将不复存在了……呜呜呜呜~真搞不懂,我为什么要劝他!!!
 “佑慧,一起坐吧。”还是李哲羽最温柔啊~感动!
 “啊,好。”我一边答应李哲羽,一面狠狠地瞪着金月夜,不停地抛给他卫生球。
 许久,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在说话。
 “夜,愿意重新加入我们吗?”李哲羽突然冒出这句话,吓了我一跳。
 “……”金月夜沉默。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金月夜的答案,非常非常想知道……
 金月夜就一直看着远方的海平面,在星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像及了他此时的神情。他转过头看着李哲羽。
 李哲羽也凝视着他不说话。他们在干什么?只觉得和上次在神秘井下一样,他们的眼中流露着一股说不出的默契感,好像在交流,用心去聆听对方的话。
 “欢迎你再次归来,夜。”李哲羽微笑。
 “李哲羽,金月夜他还没有说话呢,你怎么知道……”
 “用眼神。”
 “什么?李哲羽,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他们难道会心电感应?
 “因为我们是兄弟!”两个坚定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们楞了楞,然后彼此相视一笑。多么和谐的画面,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如果这是梦,请不要让它醒过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