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第三幕-----卷土重来的暗夜黑天使

1
 陶醉在和谐里好一会儿。
 “啊嘁!”呜~好像着凉了。
 “佑慧,你还好吗?”
 “恩,对了,李哲羽,现在几点了?”
 李哲羽看了看表,似乎在自言自语:“已经十一点了啊……”
 什么?这么晚了!怎么会过的这么快……啊!难道……
 “厄……李哲羽,呵呵呵……这个……回米兰市的末班车是……”
 “晚上十点半!”金月夜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轰-----
 不会吧?末班车已经走了??上帝爷爷,你别开玩笑了……呜呜呜~
 “哇,佑慧妹妹,我又没欠你钱,你干吗像怨妇一样瞪我啊?”他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难不成他故意不提醒我们时间,意图让我门赶不回米兰市吗?可恶~
 “金~月……夜~”幽灵一样的声音挤出我的牙缝。
 我何止想瞪你,简直想杀了你!上帝爷爷,赐我一把剑吧……
 “佑慧,看样子今晚是回不去了,那我们……”李哲羽的声音阻断了我的杀人念头。
 “睡我那里吧。”金月夜打断了李哲羽。
 “我才不要睡在你那个乱七八糟的狗窝里!”
 “哦?是吗?可我明明记得有一只小猪把那里收拾得很整齐啊~乱七八糟的狗窝不是已经被改良成干净整齐的猪窝了吗!哈哈哈……”
 突然想起我已经收拾好的屋子,脸开始像ph试纸一样由红转绿,由绿变紫……
 呜呜呜~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再麻烦你一次,上帝爷爷,赐一道闪电辟死我吧!!!
 “没办法,佑慧,只能住夜那里了……那里……确实被你收拾得很干净”李哲羽也强忍着没笑出声,说话都在颤~~~
 更可气的是我局然点头表示同意!?苏佑慧,你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哈哈哈,佑慧妹妹,你还是一样口是心非哦~”
 “你!……”你就笑吧,该死的金月夜,笑死才好!
 …………
 回到小屋前,金月夜还没有“恢复正常”。我走之前没有锁门,金月夜一把就推开了小木门。“哈哈---。”金月夜的笑声突然停止。发生了什么事?
 我跑到门前一看,天!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整洁的屋子又变得乱七八糟,柜子里的衣服,抽屉里的东西,全都散在外面。那把小提琴也躺在了桌角,包括相册也被扔在地上……显然有人来过……难道是小偷吗?
不过谁会来这种地方偷东西?再说这里除了那把小提琴以外也没有什么可偷的了……可是小提琴却安然地在那里……
 刚想到这儿,金月夜“呼”的一下子冲了进去,直奔地上的那本相册,打开它开始狂翻……这本相册真的对他这么重要吗?因为李哲羽和凌晨炫?还是因为我……
 “呼”金月夜吐了一口气,好像确定了相册的安全,才慢慢地合上它,小心地放在抽屉里。
 “夜,没有丢什么吗?”李哲羽眉头微微皱紧。
 “算了,那些东西丢了也无所谓。”金月夜疲惫地坐在地上,好像除了那本相册,什么对他都无所谓。
 “不管怎么样,先帮你收拾一下再说。”
 “李哲羽,我来帮你。”真是的,人家才收拾好的屋子!让我找到那个小偷,我一定用180°完美微笑杀死他……不过,现在我应该担心的人是金月夜,他的眉宇间分明露出了一种担忧……而且,直觉也告诉我,这件事不寻常……

2
 月亮的清辉照进屋里,照在重新恢复整洁的小木屋中……
 “呼,累死我了,终于搞定了。”我敲着酸痛的肩膀抱怨,恐怕我苏佑慧这十几载光阴中都没有干过像今天这么多家务了。
 “夜,我检查了一下,应该没有少什么东西。”李哲羽微笑着说。
 李哲羽他恐怕也累得够呛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大少爷。不过他没有抱怨一句,从来没有抱怨过……相比之下,金月夜那只死猴子,就坐在地上看着我和李哲羽收拾屋子,把自己置身事外!拜托……这个屋子是他的好不好?这么不负责任!
 “哦,谢了,羽。”金月夜漫不经心地回答。
 咕噜--,糟了,我的肚子开始抗议了。想起来,除了今早来给金月夜送汤之前,匆匆忙忙吃了点早饭,我这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越这么想就越饿,我现在已经有点站不稳了……
 “佑慧,不舒服吗?身体怎么摇摇晃晃的?”
 “呵呵,没什么,李哲……”
 “咕噜---咕噜----”该死的肚子,你抗议也不用这么大声吧!
 “哈哈哈哈,佑慧妹妹,你的肚子很诚实哦~”金月夜又露出了恶魔微笑。
 “佑慧,我买了吃的东西,过来吃点吧。夜,你不吃吗?”李哲羽……第n次感动。
 “哦,好啊。”
 木桌上-----
 “佑慧,想吃什么?”李哲羽绅士地问。
 “尾鱼寿司,谢谢。”我淑女地回答。
 虽然我很饿,饿得恨不得把装东西的方便袋都一起吃掉!可是为了淑女形象,我忍……
 接过寿司,我恶狠狠地盯着它,就像烈豹盯着羚羊一样,生怕它从我手中飞走。但嘴巴却一小口一小口的“泯”寿司。我淑女…“啊!”
 手中的寿司真的“飞”走了,确切的说,是里面的火腿肉擅自脱离集体……我看向它飞去的地方……
 “金!月!夜!”
 “呵呵,佑慧妹妹,别发那么大火嘛!我可是病人哟,你怎么忍心!”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金月夜,算你狠!可怜我那快火腿肉呀~早知道就先下手为强了!呜呜~
 我正在欲哭无泪,眼睛忽然撇到方便袋里的番茄酱,脑袋灵光一闪……

想起那时候金月夜约我到happy house见面,为了我虚脱的那件事要向我道歉,苏姬那死丫头给了我一包只会“反向行走”的番茄酱,害得我……
 今天我要报仇!
 “李哲羽,麻烦把番茄酱递给我。”
 “好。”李哲羽二话没说就递给我了,金月夜也没有发现我的不寻常……嘿嘿!
 拿到番茄酱,装着很正常的样子撕开,其实我心里已经要笑翻了!
 “金月夜,看窗外,是流星耶。”我手指着窗外。
 金月夜好相信了,转头看向窗子。我趁机把番茄酱对准金月夜的脸,靠近……
 李哲羽这时把头抬起来,看见我的动作,刚要开口,我用另一只手拼命对他摇,摇,摇。他哭笑不得地看着我,最后选择沉默!
 “佑慧妹妹,你老眼昏花啦?哪有什么流星?你应该去看医生啦。”你就尽情地说吧,本小姐不在乎~因为……
 “哈哈哈哈--”他刚要转过头,嚣张的笑声被扑天而来的红色淹没……
 “哎呀,不小心挤错地方了,呵呵呵呵……。”
 看着金月夜脸上的番茄,头顶的黑线,我捂住肚子狂笑。手中的番茄酱一滑,在空中作抛物线形自由落体状,两秒钟之后……落地,不,应该说是落“头”……头的主人……妈呀,李哲羽!……
 “佑慧……”呜呜~李哲羽对不起,误伤!误伤!这坚决是误伤!
 “羽,我去帮佑慧“捶捶”肩,你没有意见吧?”金月夜眼睛里露出危险讯号!
 “我……没意见!”不是吧,李哲羽也不帮我,惨了~
 金月夜1米8多的身子呼地站了起来,向我靠近……靠近,他的影子已经完全笼罩了我!
 终于,他把我堵在了墙边……魔爪……向我靠近……

 

3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
 金月夜停下了魔爪,看向门的方向。李哲羽也是一样。
 都凌晨了?会是谁?除了我和李哲羽金月夜还认识别的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吗……我不由得联想到被人翻乱屋子那件事……
 金月夜下意识把我挡在身后,表情紧张得很……
 这时,门慢慢被推开了……

“苏姬!!”在看到进来的人的身影时,屋里的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佑慧!!”苏姬向我跑过来,一把搂住我。“呜呜~想死你了,佑慧。”
 “厄……”对于苏姬的出现,我一时大脑空白,身体渐渐石化……
 “佑慧,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食无味道,神不附体,简直前没有什么人,后没有什么者的…………(省略滔滔不绝的肉麻惜惜的作者我写不下去的话)”
 没错!没错!就是苏姬!我智商超低,情商超高的死党--白苏姬!
 也只有她能说出“前没有什么人,后没有什么者”这样的话吧=·=至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那些,估计出自她的《白苏姬爱情宝典之——告白篇》吧!汗~~
 “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死丫头,拜托你多读点书吧~”我终于回过神来。
 “人家只是想渲染一下气氛嘛,干吗这么严厉嘛~佑慧。”说着还不停朝我抛媚眼……
 “好好好,算我错,我认输!”满地都是我的鸡皮疙瘩……汗!
 苏姬露出了得意的完美微笑。她抬头开始观察四周……突然,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一旁的金月夜身上……眼睛里充满了不解,她又看向我。 
 “佑慧,他……”

“这个我慢慢再给你解释。”也难怪苏姬这么惊讶,自从神秘井的事件以后,金月夜至少有半年没露面了……
 “好吧……”她的目光重新开始搜索,又发现了桌旁的李哲羽,确切的说是头顶一包番茄酱的李哲羽……“佑慧,李哲羽他的头上怎么……”
 称苏姬还没闯祸,我赶紧捂住苏姬的嘴:“那是意外!意外!纯属巧合!呵呵呵……。”
 “呜唔唔,唔-唔---!(翻译一下:死佑慧,放开,我快被捂死啦)”苏姬痛苦的挣脱了我的魔爪。
 见她要反击,我赶紧岔开话题。“对了,苏姬,你为什么回来了?怎么找到这儿的?”
 “咦?他没有给你们打电话告诉你们吗?”
 “谁?告诉我们什么?”我被苏姬的话问糊涂了。旁边的李哲羽和金月夜仿佛也若有所思。
 “他没说吗?算了!呵呵,其实也没什么的。”晕倒~苏姬这家伙也太善变了吧!
 “那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给伯母打过电话,她说你和一个帅哥跑出去了,哪里都找不到你人。所以我才来这里看看,正巧看见小木屋亮着灯就进来了……”糟糕~我忘记打电话给老妈了,这下惨了!不过……
 “苏姬,你什么时候坐车过来的?”
 “大概十二点半吧。”
 “怎么可能?唯一一条公交车线路不是十点半的末班车嘛?”我追问。
 “不会吧……我确实是坐那辆车的末班车过来的啊……。”
 “噢,佑慧妹妹,不好意思,我刚才忘记告诉你,因为要开学了,所以这辆车的末班车延长到十二点半……”金月夜摆出一副“你上当了”的表情。
 “金月夜!你……”圣母玛利亚,这次麻烦你替小女子行行道吧!
 李哲羽也一副“不是吧”的表情,愣在原地……

4
 苏姬到了这里,我看我是别想睡了,我的美容觉……呜呜~
 “苏姬,你现在回来米兰市,难道开学不会迟到吗?”我手里抓着鸡腿问。
 “佑慧,我……我不回去了!”
 “扑---你,你,你说什么?不回去了?”我兴奋地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
 “嗯,再也不回去了!”苏姬带着微笑,脸上还泛出点点微红,这丫头在害羞什么嘛~
 “太好了!苏姬!”我一下抱住她,把手里的鸡腿都给扔了,实在太高兴了!
 “厄……佑慧……”苏姬指了指我身后。搞什么东东?
 身后是李哲羽,坐在那里。 
 “李哲羽怎么了?他不是坐在那儿吗。”
 “佑慧,仔细看。”
 我再次转过头看向李哲羽……顶着番茄酱的头,印着一大片油点的衣服……等等!衣服上的那片油污刚才还没有呢,怎么……顺着油污向下看……汗!是我刚才兴奋过渡,扔出去的鸡腿……不是吧!难道我仍的鸡腿又砸中了李哲羽???

“哇哈哈哈,佑慧妹妹,你的命中率太高了!哈哈哈……”金月夜在一旁狂笑ing~
 “真得很准啊,佑慧……”苏姬无奈的微笑着。
 “呜呜呜~李哲羽……@¥%#&×”
 李哲羽微笑着沉默。
 “哎哟,不行,快笑抽了!哈哈哈……”金月夜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欣赏我的“杰作”。
 “羽……羽呀,去……哈哈哈……去换上我的……衣服吧。”
 “谢了,夜。”说完,他们俩拿了衣服出去换了。
 “佑慧,佑慧,金月夜到底怎么回事啊?”苏姬趁机来问我。
 “你走了以后…………在小木屋里找到了他,然后你都看见了。”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佑慧……金月夜他真的好可怜,他也真的……很爱你!”苏姬认真地说。
 “我知道……可是我……”我的心又随着苏姬的话痛了起来。
 “你没有考虑过和夜重新开始吗?”
 “我……不知道!以前因为李哲羽不在所以才……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不能否定李哲羽啊!”我一直在徘徊……
 苏姬翻了个白眼:“佑慧,这次真的只能靠你自己了,没人能帮你!”
 “吱呀-”金月夜和李哲羽回来了。
 “苏姬,你回来以后有什么打算么?”李哲羽问。
 “啊,对了,忘记和你们说了。佑慧,羽,你们那所星泽大学我实在不行了,就只能就近了。我妈说已经和星河大学的校长谈好了,我读那里的服装设计。”
 听到这儿,我和李哲羽对视了一眼。我说:“苏姬,我也没告诉你,我和李哲羽作为星泽大学的联谊生,也会待在星河大学一阵子……”
 “真的吗?佑慧,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不过,夜,你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可真提醒我了,还有金月夜的病……
 “……”金月夜没有回答。许久,李哲羽说:
 “夜他或许想再考虑看看……”
 金月夜他真的会振作吗?他真的不会再放弃吗?我焦急地等待着他最后的答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