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遢皮脱胎(一)
   “老李啊,遢皮要办轴承厂了,昨天他到我家来和我商量,说等他资金到位时、让你我过去。”“是吗?有点意外啊,老陈,你同意了?”“怎么会不同意,我们闲着也闲着,拿下岗工资,日子也难熬啊。”老陈无奈地说。“这遢皮看不出来,现在活出个人样了,人不看貌相啊,三十年风水轮番转,相当年的遢皮让我们为之担心,甚至伤心,恨铁不成钢。可现在,他要当我们的老板了。人世变幻,时来运转啊。”老李感叹着。

      遢皮的真名叫;王一飞,因为他做事随便马虎,身上一直弄得脏兮兮的,而且衣冠不整,平时拖三拉四,蓬头乱发,鼻子下还常常挂着两条鼻涕,走在街上、活象个乞丐,故街坊邻居给他取了一个恶名;“遢皮”。说起“遢皮”大家都知道,而“王一飞”就不得而知了。

       遢皮命运不济,从小家里很穷,父亲因病早亡,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因为穷,周围的亲戚朋友也很冷落他们,该理不理。他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为了养家糊口,他母亲每天天不亮就到乡下去收蔬菜,收过来的蔬菜就在街头卖,母亲很忙,有时连遢皮的一日三餐也过不上,遢皮从不找母亲,只有到肚子饿得慌,才到母亲那里去吃饭。生活虽然艰苦,但遢皮过得也很快乐。

       遢皮自己找小朋友玩;常常和各种小朋友一起翻打洋片,瞄打铜板,还玩自做的手枪、(插火柴的)一板扣机发出“嘭”的响声。遢皮不开心的时候爱打架,是出名的小霸王,比他大的孩子欺负他,他也毫不示弱,与此搏斗,常常打得头破血流,最后有母亲收拾残局,出面赔礼道谦,回到家里,母亲火冒三丈、就得痛打。遢皮还是一个读不好书的孩子,成绩报告单上、常常大红灯笼高高挂,(除了体育)老师也拿他没辙,不闹事算是幸事了。母亲痛骂他;“没出息,将来做个大流氓,死在那里也不知。”读完小学,遢皮不肯上学了,母亲对他心灰意冷,也没逼他,当初遢皮不过十五岁,过早地走上了社会。三天二头出状况,常常搞得鸡犬不宁,派出所就象舅舅家,今天进,明天出,母亲恨死了,抄起家伙就往死里打,打完了,母亲看到遢皮身上的斑斑伤痕,丢掉打人的家伙,嚎啕大哭,边哭边骂,骂遢皮是“混小子,白养了。”这时是遢皮心里最惧怕的时候,他求母亲别哭了,他会听话的,他也跟着哭,最后母子俩抱在一起。

       秋风萧瑟,落叶缤纷,蟋蟀鸣叫,这是遢皮最喜欢的季节。遢皮爱斗蟋蟀,用它来进行赌博是他的一种乐趣。他寻听着蟋蟀的叫声,跟着叫声轻轻地搜索,慢慢地逼近,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清脆;他发现自己走进一片广阔的毛豆地里,四处都是蟋蟀声,顿时兴奋极了,拚命地翻弄,努力的寻找,一只蟋蟀,另一只蟋蟀,又一只蟋蟀,再一只蟋蟀.......不知不觉他随身带的,藏放蟋蟀的竹杆筒全放满了,大慨有三十只左右,他高兴极了,准备离开,突然一声怒吼;“哎呀!!你这个小畜生,老子打断你两条腿!”遢皮眼看着一位中年男子,手里拿了根扁担,朝他冲了过来,他拨腿就跑,他不知怎么跑出来的,吓得魂魄多没有了,朝后一看,还好,那位中年男子不见了踪影,松了一口气,听听四周,一片宁静,只有微风刮动树枝的响声和蟋蟀的叫声。他感到惊慌和不安,心里想;最好不要让母亲知道。

       带着一茫然,带着不安,带着疲惫,他悄悄的走进了家门。母亲见遢皮回来就说;“回来了,饭还没烧好呢,米和菜都放好了,你去灶头上烧饭。”“哦,知道了。”遢皮很快走到点火的灶口上,点着了火,望着红红的火焰,他心中充满着恐惧,那一个中年男子身影不时在脑中出现,他偷偷拿出装满蟋蟀的竹杆筒,心里有一种满足感。(待续)



标签:人世变幻,遢皮爱斗蟋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