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遢皮脱胎(二)
     哎,好舒服!”遢皮伸着懒腰,窗外的太阳已哂在床铺上,看到这么好的天气,他计划着今天该怎样把时间消磨?嗯,上午,把昨天捉来的蟋蟀筛选一下,留一只最强壮的,确保十战九羸。想到这、心中美滋滋的,到了下午------,忽然,听到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身影好象有点熟,向母亲诉说着什么?等那人走了,母亲直着嗓门怒吼道;“你这个扫门星,把人家的毛豆地、弄得一塌糊涂,吃好早饭,你赶快到居民委会、去给我说清楚!”看着母亲充满怒气的脸,遢皮半个魂都吓跑了,看来今天的美梦可要破产了------

        遢皮来到居委会,朝里屋望了望,知道情况不妙,昨天企图用扁担打他的那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在他的脚旁边、有一大捆毛豆杆,他的身旁坐着一位派出所的警察,和居委主任说着什么,见他进来,就停止了说话。警察一副严肃的脸色,上下打量着遢皮,开始发问;“姓名?”“王一飞”遢皮惊恐地答。“籍贯?”“绍兴”。“学历?”“小学”。“嗯,你昨天做了些什么?”警察继续发问。“没做什么,就捉了几只蟋蟀。”遢皮老实地回答。“除了捉蟋蟀,还做了些什么?警察追问。“没做什么,真的。”遢皮肯定说。“我看你不老实吧!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警察提高嗓门严厉地说。“什么?坦白从宽,抗柜从严?我又不犯法!”遢皮不服气的反驳。“好!你嘴硬。”警察用手指着那中年男子,“你把那捆毛豆杆给他,我叫他拿着跟着我、到派出所去。”遢皮望着警察、觉得有些后悔,刚才太冲动了,用手拿着这捆毛豆杆,走到派出所,就等于在游街啊。没法啊----谁叫我自己若火了警察。他跟着警察后面,短短的五六千米,就象二万五千里长征,这路好慢长、好慢长,行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他就象是个小偷,地上如果有一个洞、他一定往里钻,心里那酸楚的痛,遢皮是从来没有的,让他终身难忘。这次不寻常的苦行,改变了他顽皮的,狂妄不羁的性格。

       母亲老了,身体不如从前了,遢皮看到母亲头上银丝越来越多,背也比以前驼得厉害了,脸上的绉纹也在逐渐加深,走起路来开始有点踉跄,心中产生一种负罪和不安。他觉得不能再让母亲独自操劳了,应该好好地照顾母亲,再也不能让母亲受罪了,母亲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唯一亲人了。他慎重地对母亲说:“母亲,儿子一直让你受气,现在你也老了,我也大了,也不贪玩了,有些事该交给我了,是我孝敬你的时候了。”母亲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摸了摸遢皮的额头,又摸了摸了自己的额头,两行热泪从眼眶奔涌而出。“儿子!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我一直在求观音菩萨,要把你变好,终于灵验了,灵验了,儿子啊,我等的就是你这一天,你要为你的早逝的父亲争气,咱母子俩就把这个家撑起来。”遢皮看着母亲老泪纵横,内疚地为母亲擦着眼泪。从此这个小镇上出现了一个新的风景:一老母,一少年快乐地吆喝着;“哎----新鲜的蔬菜,来买呀,哎----新鲜的黄瓜,新鲜的番茄,新鲜的韭菜----哎-----各种各样的蔬菜-----这叫卖声传遍了整个小镇。(待续)



标签:蟋蟀,新鲜的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