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遢皮脱胎(三)
    光阴如梭,时代变迁,小镇没有了往昔的喧闹,街上冷冷清清,满街听不到叫卖的声音,到处在割资本主义尾巴,当时人们一般都歧视小商小贩,称为;“不入流”。母亲为了遢皮的前途,去居民委走了好几趟,总算被分配到一个轴承厂做工,遢皮的命运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遢皮想不通,心里郁闷,对母亲说;“生意做得好好的,叫我去工厂做啥呢?”“儿子啊,你还小,不懂,你跟我做小生意,将来连个老婆都娶不到,妈为你好,可能有人看你在工厂上班,或许你会交上好运,乖儿子,听妈的话,去轴承厂上班,学点技术,为王家争气。”看着母亲期待的神情和苍老的脸庞,遢皮听了母亲的话,进了轴承厂。

       遢皮进了厂,感到浑身的不自由,有时还常常受窝囊气。厂里的工人也看不起这个小商小返的遢皮。他被分配到断料间做断料工,活,又苦、又脏、又累,一天下来很辛苦,钱也挣的不多,遢皮心情异常低落,平对说起话来,开始粗暴起来,干活也拖沓,常出错,厂里影响很不好。厂长老陈耐不住了,他找遢皮到厂长办公室谈话,他语重心长地说;“小王啊,别人为什么要叫你遢皮,就是你不争气,没本事!你如果能干、肯吃苦,别人能把你看瘪吗!断料是第一道工序,你这样下去会影响厂里的生产,嗯-----这样吧,我给你调个工种,你跟烧锅炉的小张调换一下,这次你要好好干,这工种蛮不错的,你可要好好干啊。”“陈厂长,我不是不想干好,他们有时也欺负人。”遢皮委屈地辩解道。“好了,我知道,锅炉房人家气不了你,你好好干吧,不要再出什么乱子。”和陈厂长告别后,遢皮心中有点得意,他现在可以告别让他烦心的工种,但烧锅炉不知好不好,遢皮心里有点犯愁-------

       遢皮终于忍受不了工厂那死板的工作状况,加上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经常生病,靠厂里的工资也难以维持。他没有和母亲商量,辞掉了厂里的工作,重操十几年前的老行当-----卖蔬菜,这行当成本小,收益快。他不再象从前那样吆喝了,他在堆位旁放了一个录音机,音量放得很大,远远就听到当时流行的歌曲;《乡间的小路》,《我的中国心》,《橄榄树》-------听到爽心的歌声,买菜的顾客,不自觉的过来,遢皮的生意开始兴隆起来。

      资金逐渐累积,遢皮不满足小打小弄的做堆位生意了,在小镇的市河旁,刚刚建起了一排店门房,他花了十万多、买了一套,准备转行,开个自已容易操作的面店,号称“天下第一面”。他的招牌耀眼地展现店门前,挂在后门、在河面上飘扬。

                                                                                                                                                                    (待续)



标签:割资本主义尾巴,河面上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