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遢皮脱胎(六)
 早春二月,微风拂面,傍晚七点多钟,遢皮面店生意正旺。遢皮掌勺,张英送面,客人一批吃好了、走了,又来一批,进进出出、夫妻俩忙得上气不接下气。夜已深,店里吃面的人开始稀少,忽然,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遢皮啊,来两碗爆鱼牛肉面。”随着叫声,进来两个人,遢皮从里屋往外探头一看;“哦,原来是陈厂长和李科长两位,稀客啊,坐一会儿,面条马上好。”

     面条很快好了,客人也不多了,遢皮自己把面条送了出来,笑嘻嘻地说;“两位慢用,厂里还不错吧。”一边说、一边在旁边坐下来,“好个屁,我们俩都下岗了。”老李不满地说。“不相信,你们都是厂里的领导骨干,怎么会?”遢皮不解地问。“那是老黄历了,现在都是年轻人的世界,老了,人家不要我们了。”老陈有点懊丧、失落。“现在闲着家里没事做,闷得慌,哥俩出来逛逛,逛了半天肚子饿了,路过‘天下第一面’就进来了,顺便尝尝你所谓的天下第一面。”老李风趣地说。“谢谢两位领导光临,给我这小店增色不少啊。”遢皮笑着奉承着两位。“遢皮!不要挖苦哥儿俩了,我们现在日子可不好过啊,正是用钱的时候,遇到下岗,我儿子在读大学,费用好大,命好苦啊,小时候长身体时、遇到三年自然灾害,要工作了,遇到上山下乡------”老陈不停地诉着苦,不停地往嘴里挑着面条,转过话题;“遢皮还是你啊,有小孩了吧?”“才三岁,是个男孩,我老妈可开心了,现在孩子她领着。陈厂长,厂里一共减掉了多少人?”遢皮问道。“共四十多个大龄员工,正是大刀阔斧啊。”李科长感叹。面条不知不觉吃完了,老陈和老李,准备付钱告辞。“这面条我请客,两老不必付了。”遢皮制止着老陈和老李拿钱的动作。

     夜深人静,忙碌一天的人们都进入了梦想,一个突然的念头,让遢皮睡不着。陈厂长和李科长的到来是这个念头的钥匙,他要大干一场,他要驰骋商海,他要出人头地,他要新办一个轴承厂,可他什么也不懂,他的宝、全押在陈厂长、李科长和那四十多个员工身上,只要他们肯齐心协力、一定行。老员工好啊,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有过硬的技术水平,还怕办不好这个厂?遢皮越想越兴奋,越想越精神,他看到了一条金光大道,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心动不如行动,“天下第一面”停业了。老陈和老李听到遢皮的想法,持别感叹;“时势造英雄啊”,他俩全力坚持遢皮。“遢皮你只要解决资金问题,其它事你都交给我和老李,我们拚了老命也要把你这个厂办成,以证明我们这些老家伙到底还有没有用!”老陈坚定地说。“好!”遢皮显得有些激动。“不过,你俩还是具体分分工,可以提高效益,你们可以各取所长,干自己的老本行,前期实施方案,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老陈你负责厂房定址,规模的规划,老李你负责设备购置。我的要求是;要好,要省,要快。大家一起努力!”两老听了遢皮的布置,顿觉眼睛一亮,遢皮已经不是以前厂里认识的,不求上进,邋里邋遢的遢皮了,他们为此高兴,为此兴奋,工作起来就象上了发条,格外卖力。

    几个月后,  一切全部到位,在小镇边的一个村子里,有二三排简陋的房子里传出了欢声笑语,不久被有节奏的“咚咚呛,咚咚呛”的锣鼓声所淹没。遢皮站在场地上,不停地向在场的四十多位员工鞠躬,他谢谢大家的厚爱,第一批合格的轴承,贴上了“一飞”的品牌,终于可以出厂了,他握着老陈的手,老李的手,还有全体员工的手,千言万语一句话;“辛苦了,谢谢!”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他想不到有今天,他碰到了好人,多好的员工,为了这批货,他们没日没夜的干,他还拖欠三个月的工资啊,可没一个人跟他说过,他心里多高兴,多内疚,他心里暗下决心,要成倍地回报给大家,此时此刻他心灵深处有了质的飞跃,他的触角已伸向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十年以后,在小镇的工业开发区,耸立着一幢豪华气派的办公大楼。楼前有一条七米多宽,三十多米长的小河,河面上九曲小桥,亭台楼阁,水中央有“一飞”轴承品牌的雕塑,近旁鲤鱼跳笼门逼真无比,喷出很高很高的落花水珠,对面有个小男孩,两手张扬的伸开,赤裸的生殖器飘洒出调皮的线流,河边有宽敞的走道,走道翠柏松绿,宁静幽远,大楼后面是几排三层楼高的厂房和仓库。忽然,一部宝马轿车从厂大门进来,在办公大楼停下,走出一位貌不出众,有些象乡下老大伯,两鬓有点花白,目光炯炯有神,和蔼慈祥,这就是闻名于镇的轴承大王“遢皮”!王一飞。(全文完)

 



标签:天下第一面,时势造英雄,亭台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