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影评:《血色浪漫》中的钟跃民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我眼中的“钟跃民”
    读过《血色浪漫》小说或者看过电视剧的人,多少会被其中男主人公钟跃民所感染。在文革武斗的那个充满血腥盲动年代的大背景下,钟跃民的不羁随性,崇尚自由的个性无疑是血色年代绽放的那道最浪漫光芒。
    出身戎马世家,身披世子荣耀,命运却不得不在时代的涌流中晃动。京城“玩主”,颇有几分封建“遗少味”,所幸在他身上还积淀了当时只有富人才享有的文化积淀,源自音乐的感悟、艺术的留传,身上焕发着对平等、自由的对待和渴望。所以,穷苦阶层出生、极具仇富心理的李奎勇只有看他才有几分顺眼。
    在那个血腥盲动的年代,钟跃民不得不从俗:爱好武斗、拍婆子。父亲钟山岳的起落也在无形中左右着他的命运。当有些“可以教育好的孩子”凭借父辈荣誉疑惑复出,开始了参军入伍,钟跃民被无情地抛弃在“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陕北黄土,任其自生自灭。
    “强者背后永远有着从出生就“分”的力量,哪怕他一度虎落平阳。”这是我的政治学的一个观点。钟跃民再次受到父亲曾经积累下的力量帮扶,钟山岳曾经的警卫员是当地知青办主任,钟跃民而后在其帮助下顺利走上戎马生涯,这是他在那个血腥盲动年代中,收到上苍最好的礼物。
    钟跃民身上,闪耀着最具人性光芒的是他的理性善良。在部队大熔炉里面,他有反骨、他依旧不羁,但他仍然善良,他听了穷苦出生的吴满囤苦难身世,对曾经欺负他感到忏悔甚至抱头痛哭,这是他最具人性的举动。我认为,这是小说最感人的一幕。
    崇尚自由,这是钟跃民的“魂”,正营级内定留守的他,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他毅然决定退伍。退伍后,不顾世俗摆早点摊等等举动,将他个性诠释得淋漓尽致。
    秦岭是钟跃民经历过的女人当中最懂他,最令他神驰的女人。秦岭说:“这是个游戏人生的家伙,生活对于他来说,是只有过程而没有目的,他在品尝各种人生的滋味,连坐监狱都可能成为他人生的资本”。这是对钟跃民性格最深入的解读。
   “凯鲁亚克的那句话说得真好,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这是钟跃民和秦岭的一次对话的内容。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应该是钟跃民生命的咏叹调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