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过分享受"老公与"吝啬"妻子儿女的甜蜜生存

   我和夫婿的家道不一样。他家殷实,他起小儿花钱挥霍无度,我爸爸离世得早,我起小儿勤劳节俭节省。婚后,夫婿看不惯我一般计较,斥责我不讲究吃、不讲究穿,是看财奴,我则说他是“霍家子”。
  一次,他从云南给我买回了一只翡翠玉镯,我却勃然大怒:“我不稀罕你的物品。我最讨人厌你耗费。往后不准你乱花钱。”夫婿斥责我说:“享用比较殷实的生存有啥子错?为何你非要做苦行僧?你不去使容貌美丽院,也不穿出名的牌子衣裳,都成了黄脸婆。”
  这让我只得反思,在一个家子里,伉俪双边得步调完全一样、齐心同德。我只能伪装看不见他侈靡,横竖家里的钱每月就那末多,他总不会举债度日吧。我这么一想,很多战争居然被消泯在萌芽中。
  过过年,我回家乡拜望二老,他加班不可以与我同行。临走前,我将五千元年末奖分给他二分之一,另二分之一准备存银行。但他让我所有留给他,我不得不同意了。但等我七天后回家,发觉只余下了四百元。我问他把钱都“贡献”到哪儿去了,他应答:“都援助家人了。给我妈买了一台电视,给我哥2000元,又给两个小外甥人人500元压岁钱。”我只好说:“你是儿子,孝敬二老是你的义务;你哥下岗了,你帮他也是应当的;你姐关切咱家女孩子,你也要关切她的孩子。”没想到,夫婿却送给我一个热吻说:“谢谢媳妇,我以为你又要和我开战呢。”
  面临此情此景,我只能安抚自个儿:他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信任他对我的家人也会同样好的。果不其然,有一次我替妈妈给弟弟寄了一万元。半年后,妈妈前来还钱,我却一时想不起来了,夫婿赶紧说:“妈,无须还了。”我一下愣住了,一万元可是我半年的月薪。我只好对妈妈说:“您看您的半子多好!”
  经历了这两件事,我算清楚了,他还真是一个视货币为粪土的人。所以,当他再大把地花钱时,我已经不再激愤了。何不可缺少同归于尽?不必整天不开心?
  如今,每月除开正常储蓄,剩下的钱我们好好享用生存。自打我对他“听其自然自流”,我们家反倒满眼高奏甜蜜欢乐的凯歌了。他每常搂住我说:“请信任我,我这样会办事,一定能带给你福祉。你钟头刻吃那末多苦,我要让你永恒不再为钱犯愁。”是啊,只要我们齐心通力,福祉和殷实便会奉陪我每一天。



标签: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