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霜降

               

                  霜降 

      “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过了这半个月,便是冬天了。

      “降”字是下落、落下之意。“霜降”,若望文生义,霜也像雨、雪一样,是从天上飘落下来的。其实不然,霜是接近地面的水气冷至零度以下时,附着在溪边、桥间、树叶,草木、泥土上凝结而成。所以说“霜降”不是“降霜”,仅仅表示天气寒冷节气的专有名词,不是动态词。

      还有一种“露结为霜”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露滴冻结成的冻露,是坚硬的小冰珠。而霜是由水气凝结的细微冰针,是结构疏松的白霜。所以说“冻露不是霜”。

      文化人常将霜称作霜华、霜花,用在诗文中比喻月光、白色鬓发和锋刃上的寒光。科学家却在研究霜的结构体,对冰和雪的晶体结构研究成果不少,霜还是个谜。由于霜见阳光就化,结构疏松,不易保存,目前对霜花的粉末状六方晶系的特殊物理结构、化学性质知之甚少。大国的科研机关大多建有冷冻实验室,专门“种植”霜花以供研究。而在地球的两个极地海洋,有着大量的天然霜花,附着在冰面上,长年不化。有冒险精神的科学家便到极地安营扎寨,常年研究着霜花。

      我国也在研究霜,主要为实用。“风刀霜剑严相逼”,大家都以为:霜对农作物的危害非常大,被严霜打过的植物,一点生机都没有了。霜花真的那么残酷无情吗?

      专家进行了试验:把植物的两片叶子,分别放在同样低温的箱里,其中一片叶子盖满了霜,另一片叶子没有盖霜。结果不盖霜的叶子受害极重,由于株体内的液体,因冻结成冰晶,蛋白质沉淀,细胞内的水分外渗,使原生质严重脱水变质。而盖霜的叶子只有轻微的霜害痕迹。这说明霜不但危害不了庄稼,相反,水汽凝华时,还放出热来,1克零度的水蒸汽凝华成水,放出气化热是667卡,它会使重霜变轻霜、轻霜变露水,免除冻害。

      专家得出结论:由于冻才有霜,霜是天冷的表现,冻是杀害庄稼的凶手,危害庄稼的是“冻”不是“霜”,与其说“霜降杀百草”,不如说“霜冻杀百草”更确切,我们冤枉霜花了!于是在霜降期间有针对性地采取:锄地、浇水、熏烟、遮盖等措施来防冻,确保农作物安全度过霜冻期。

      作物防冻人也得防,人在霜降节气里有三防:防干燥、防忧郁、防寒冷。“一年补透透,不如霜降补”。村里人霜降爬柿树摘柿子吃,说能御寒保暖补筋骨。老年人说:“霜降吃了红柿子,嘴唇不裂抹油滋,伤风不流鼻涕屎”,不知是真是假。

      霜降是三秋大忙时节,割稻种麦栽油菜,拔秸翻耕整田地,做到柴草归垛粮归仓。这里及时把秸秆根茬收回来很要紧,不单单是解决锅灶烧柴问题,更重要的是灭虫杀菌。因为霜降节气里,各种蜇虫都躲藏起来了,不吃不动,垂下头进入冬眠状态,秸秆上,特别是根茎部,潜藏着许多越冬虫卵和病菌,只有满地秸秆拔个尽,来年庄稼才能少生虫和病。

      霜降时节的风景是非常壮观的,经霜花的抚慰,枫树、槭树、爬山虎,乌桕、黄栌、柿子树等树木的叶子变成红黄色,如火似锦,“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此时登高远眺,让人心旷神怡。

      霜花使展了什么魔力让树叶由绿变红的?

      其实不是霜花的魅力,而是树叶对树的忠诚!树木在过冬前必须汲取尽可能多的养分储藏起来,以抵御恶劣的寒冬。那些叶子奉献出身上的叶绿素,转化成营养液回流给树身树根。叶子失去了叶绿素,剩下少量的类胡萝卜素,叶子泛黄了,剩下少量的花青素,叶子变红了。叶子们都明白一个道理,没有树的根本就没有它们,在树木需要的时候,它们红心报效,奉献出自已的血液,甚至生命,真是一片红叶一片心啊!

      连树叶都懂得回馈养育自已的根本,作为子女、子民的我们,在需要的时候,可曾像枫叶一样,回馈父母,回馈社会?

      10月23日(或24日)为霜降节气写小诗《霜降》作结:

      青草黄前宅,枫叶红后山,田裸绿衣脱,野旷白霜寒。

                 (2015年写于嘉善杜鹃) 

                       【原创】谈谈霜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