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雨水

                              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到了雨水节气,来自海洋的暖湿气流活跃,开始向北挺进,而大陆上空的干冷气流虽已减弱,但仍不愿退出主导地位,顽强抵抗,反复较量,雨水便是冷暖气流空战后赐给大地的洗礼。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

    雨,古人认为是天地阴阳之气交和形成,科学说是云里的小水滴体积增大到不能悬浮在空中时,从云层下降到地面的水。24小时内降水量10毫米以下叫小雨;10~25毫米叫中雨;25~50毫米叫大雨;50~100毫米叫暴雨。古人称暴雨曰氵東(此字两边旁合并);疾雨曰骤;久雨曰淫;时雨曰澍;徐雨曰零;小雨曰脉沐(此两字上加雨头);连下几天大雨曰霖;雨与雪杂下曰霰。

    历代文人将“雨”字发挥得淋漓尽致:雨露之恩喻恩深;沐雨栉风谓风尘劳苦;巫山云雨喻男女合欢;*林弹雨形容激战战场;凄风苦雨喻境遇悲惨;满城风雨形容事情到处议论;见风是雨喻只看到一点迹象就信以为真;呼风唤雨喻法力大能支配自然;和风细雨谓方式和缓不粗暴;翻云覆雨喻反复无常玩弄手段;春风化雨指良好教育;暴风骤雨喻声势浩大发展迅猛;雨后春笋谓新生事物大量出现。咏雨诗中“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一句最为传神。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在春风春雨的催促下,越冬作物油菜、冬麦此时普遍返青生长。“春雨贵如油”,麦浇芽、菜浇花,北方地区雨水少,要及时春灌补水,除草施肥,耙耪保墒。南方地区雨水多,要及时清沟沥水,防湿烂根。华南地区己经早稻育秧了。此节气里,水獭开始捕鱼,大雁从南方飞回北方,草木抽出嫩芽,大地渐渐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正在雨水节气里。正月为元月,夜为宵,而十五又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所以称正月十五为“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宵节赏灯始于东汉,皇帝提倡佛教,佛教有正月十五僧人观佛舍利,点灯敬佛的做法,于是这一天夜晚皇宫和寺庙都点灯敬佛,士族庶民也家家挂灯,形成民间盛大的赏灯节,张灯结彩,火树银花。元宵节活动,汉代才一天,到唐代已为三天,宋代则长达五天,明代更是自初八点灯,一直到正月十七的夜里才落灯,整整十天,白昼为市,热闹非凡,夜间燃灯,蔚为壮观。至清代,又增加了舞龙、舞狮、跑旱船、踩高跷、扭秧歌等“百戏”内容,只是节期缩短到五天。

    雨水节气里,在我国川西民间有一项独特的“拉干爹”习俗,俗称“拉保保”。大概是意取雨露滋润易生长,雨水节里给孩子拉个双保险吧。认干爹、瞌过头,分手后常年走动的称为“常年干亲家”,也有分手后没有来往的叫“过路干亲家”。如今这习俗只在农村还保留着,城里人一般都是朋友、同学、同事、战友之间相互“拜寄”子女。找个干爹,多一份帮衬照应,让孩子更顺利成长。

    雨水节气还有女婿给岳父母送礼的“送节”习俗,礼品是两把藤椅,上面缠着红带,称为“接寿”,祝岳父母长命百岁。送节的另外一个礼品就是“罐罐肉”,女儿用沙锅炖了菜肴,用红纸红绳封了罐口送回娘家,感谢父母养育之恩。

    杨柳发青,百病皆生。早春天气乍暖还寒,早晚低温,病毒活跃,人易生病,要防“倒春寒”,注意“春捂”,重点“捂”头脚。但“春捂”并不是衣服穿得越多越好,而是强调脱衣要“递减”,衣着宜“下厚上薄”。但也不可“捂”过了头,如果“捂”出了汗,冷风一吹反而容易着凉。

    雨水三花信:菜花、杏花、李花。菜花指油菜花,茎绿花黄无托叶,花冠四瓣纹精细。嫩茎及叶可当蔬菜食用,种子可榨油,还可制菜籽饼粕优质饲料。油菜是我国四大油料作物之一(油菜、大豆、花生、芝麻),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油菜种植国。每年春天,鹅黄耀眼的油菜花自南向北,次第染黄了长江南北、秦岭淮河,神州大地菜花似锦,一幅唯美的天然画卷,而江西婺源的梯田油菜花最具特色。

    杏之花叶,与梅相似,二月着花,有单瓣重瓣两种,先红后白,杨万里咏杏诗:“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杏树高大,但根生殊浅,须用石块压根才不致倾折。杏实青时特酸,及红熟始甘美,可制休闲食品杏脯。杏实之仁味苦,可入药,唯产自北方的八达杏之仁味甜,供食用。许多杏花的诗句都脍炙人口:“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红杏枝头春意闹”,“牧童遥指杏花村”等。

    李花即李树花,又名玉梅,花洁白秀美,质朴清纯,气味芳香。果实黄色或深红,可生食,也可加工李干、李子酱。桃红李白争芬芳,桃以浓艳胜,李以淡雅著。桃花如丽姝宜置霓虹歌舞场,李花似尼姑宜置烟霞泉石间,盖因李花缟衣淑态,绝素洁也。有关李的成语,事避嫌疑的“瓜田李下”大家都熟,是说君子行,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

    每年2月18~20日是雨水节气,作《雨水》小诗结尾:

    雨润草色青,水洗李花白,河冰鱼背化,巢泥燕衔来。

 

                (2016年写于嘉善杜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