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惊蛰

【原创】惊蛰(散文)

惊蛰

    惊蛰节气,蛰居在洞穴土中的冬眠动物,被雷震醒,谓之“启蛰”。古人认为雷以电为鞭,闪电叫雷鞭,电光照处称裂缺,故呼电神为“列缺”,给雷配雷车一辆,助手三名:律令,善行走;谢仙,善风火;阿香,推雷车。古人还幽默地辨雷的雌雄:雷音格格,清脆霹雳者乃雄雷,旱气也;雷音依依,沉闷霹雳者乃雌雷,水气也。传说黄帝之母附宝,见电光绕北斗枢星,感之而孕,怀二十四月方生帝,额角龙颜。科学家研究发现一声雷馈赠地面八十吨自然肥料。

    蛰虫按冬眠时的体温可分三类:第一类冷血,为蛇、蛙等两栖爬虫动物,冬眠时自身无法调节体温,天冷体温随之下降,天热体温随之上升;第二类恒温,为松鼠等恒温动物,冬眠时能自已调节体温,体温始终保持在5度以上,以免体液冻结无法苏醒;第三类热血,为熊等大型动物,冬眠时体温只下降几度,其实不是冬眠,而是长时间睡眠,因皮厚毛密,体内储存大量脂肪热量,可长期不进食,昏睡长短视各自体质蓄能环境而异,有的只有数周,有的长达半年。

    蛰虫以自已的方式在泥土或洞穴过冬,冬眠是动物对抗寒冷的一种生存技能,进入冬眠的动物不食不动,看上去像死了一样,如捉出树洞中冬眠的松鼠,再怎么摇撼,始终不会张开眼,用针也剌不醒。剌猬的冬眠简直连呼吸也停止了,但它还活着。蜗牛的冬眠是用自身的黏液把壳密封起来。绝大多数昆虫是以“蛹”或“卵”的形式进行冬眠的。

    我国南北跨度大,春雷始鸣时间迟早不一,云南南部1月底即可闻雷,华北、西北部一般要到清明才有雷声,而北京的初雷在4月下旬,“惊蛰始雷”与长江流域的气候规律相吻合。春雷响、万物长,桃花竞开,黄鹂争鸣,树木枝繁叶茂,老鹰捕不到小鸟,瞪目忍饥痴化布谷。

    “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农村开始进入春耕大忙时节。“惊蛰不耙地,好比蒸馍走了气”华北农作物返青,需耙地减少水分蒸发防旱保墒。江南小麦拔节、油菜见花,要追肥浇水。田间各种杂草滋长,各虫害蔓延,应及时中耕除草防治病虫。“桃花开,猪瘟来”,还要做好家禽家畜的防疫。

    惊蛰一声雷,唤醒冬眠中的蛇虫鼠蚁人们手持清香、艾草,熏家中四角,以香味驱赶蛇、虫、蚊、鼠和霉味,取石灰外,绝虫蚁入室。这和闻雷抖衣一样,希望害虫不要来骚扰自己。

    民谚有春冻骨头秋冻肉”的说法惊蛰节气乍暖还寒,衣着上薄下厚,才是养生之,下厚以护阴,上薄可发阳。中医讲“向天为阳,面地为阴”,鹿昂颈向上,属阳,故鹿肉、鹿茸都有壮阳之用。龟一生面地,属极阴之物,是补阴佳品。鼓声入肝脏,有升发之用,故两军对阵,击鼓鼓舞士气。而锣声入肺经,收敛之用,以鸣金(锣)收兵。民间还有“正月不剃头”禁忌,要剃等到“二月二龙抬头”,初春惜阳,缓剃是避免肃杀初生之阳气。

    惊蛰三花信:桃花、棣棠、蔷薇。

    中国是桃树的故乡,花有白、红、粉红等色,点缀韶华,桃为绝艳。言春景爱说桃红柳绿,喻美人常写人面桃花。植桃宜于溪畔水际,花影照水,可相映成趣,花落水面,亦自成文章。若携蜂蝶,桃园胜游,花涛香海,实乃销魂蚀魄。若折桃枝,插瓶玩赏,轻晕红脂,确也妩媚嫣润。古贤哲倡低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今明星尚炒作:“非脱不美,下作成名”。唐明皇爱桃花云:“不独萱草忘忧,桃花亦能销恨”。传说王母蟠桃,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故今借桃以祝寿诞。春秋记二桃杀三士:齐景公忌功臣,用计除患,二桃馈三士,论功而食,三武夫争夺相残。还有祸福余桃的典故:妃弥子瑕美有宠于卫灵公,与游果园,食桃而甘,以其半啖公,公喜曰:“忠乎,忘其口而啖寡人”。后,子瑕色衰得罪于卫灵公,公恶曰:“是尝啖我以余桃,不敬莫甚于此矣”。桃花的花语:爱情的俘虏。中国人常说桃花运,是指美丽的邂逅,爱情的机遇。“桃花二月放,菊花九月开,一般根在土,各自等时来。”此古诗含人生哲理。

    棣棠花,黄色无香,花枝繁茂,柔枝垂条,金花朵朵,花瓣重重,此花耐荫,常植于院墙边、大树下、山石缝隙、花篱花径,散点数株,野趣横生。棣棠花除观赏外,入药有消肿止痛,止咳助消化等作用。棣棠花的花语:高贵因它的颜色是明黄棣字同弟,通常用来表示兄弟友爱,然独生时代,家庭缺兄弟姐妹亲情

    蔷薇,灌木多剌易繁殖,折新枝条插地即活,花形千姿百态,花色五彩缤纷,主要有红白黄色三种。蔷薇花芳香袭人,可制香水,洒衣经岁留香,《红楼梦》中写蕊官芳官制的蔷薇硝芬芳异常,擦脸还有治癣功效。咏蔷薇香的诗云:“一院蔷薇两院香,蜂蝶纷纷空过墙”。唐裴晋公爱蔷薇,在家乡兴土木起台榭,凿池种花,贾岛访第作诗责备:“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蔷薇花落秋风起,荆棘满庭君始知”。亦警示娶色艳心棘女的恶果。 蔷薇花虽有刺却人人爱,其花语就是:美好的爱情。盛开的蔷薇象征着人们对爱情的憧憬,是爱的誓约。

    每年357日是惊蛰节气,作《惊蛰》小诗作结:

    九九天雷滚,蛰虫惊起身,洞中方一眠,人间已还春。

                                                                                 (2016年写于嘉善杜鹃)

【原创】惊蛰(散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