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芒种

“芒种”的意思是“忙种”,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水稻快种。该节气是三夏大忙高潮,春播要管,夏熟要收,夏播要种。长江流域“栽秧割麦两头忙”,华北地区“收麦种豆不让晌”,农民忙得起五更睡半夜,汗珠子摔八瓣。

芒种前后进人梅雨季节,持续阴雨使小麦不能及时收割、脱粒和贮藏,导致麦株倒伏、落粒、发芽、霉变及“烂麦场”,快到手的粮食将毁于一旦。“收麦如救火,龙口把粮夺”,时间就是产量,必须抓紧一切时机,抢割、抢运、抢脱粒。“春争日,夏争时”,割了麦子快犁田,快播种,水稻种得越早越好,以保证到秋前有足够的生长期。

    芒种三物候:螳螂生(经数次蜕皮到芒种时成虫);鵙始鸣(伯劳鸟五月始鸣,其声鵙鵙然);反舌无声(百舌鸟春鸣夏止声,一付众喧吾独寂的孤傲)。螳螂一身翠绿或灰褐伪装色,三角形的头颅可灵活转动,张开薄翼能在林间短途飞翔,其强壮的两前臂,如斧似锯,尖端还带钩子,是引以为傲的捕食杀器。它爱吃活的昆虫和小动物,是农作物害虫的天敌。螳螂寿命八个月,生性残暴好斗,即使斗掉了脑袋,还能存活十天。螳螂常举起两臂呆着一动不动,样子像个祈祷的青衣少女,故西方人叫它祷告虫。谁知她竟然是个泼妇,饥饿时会毫不留情,吃掉与她交配后疲惫的雄螳螂,落下吃夫的恶名。

芒种时节,雨量增多,空气潮湿,人体适宜的空气湿度是40-60%,黄梅期间的空气湿度常大于65%,让人感到明显不适。湿气为阴邪,人要养阳避湿邪,不要贪图凉快迎风或露天睡卧,也不要在大汗时光膀吹风。俗话说:“吃了端午粽,还要冻三冻”,春天的衣服不要过早收藏,阴凉时还要穿着。此时饮食应以清淡温热为宜,少吃牛羊肉等热性食物,多食蔬菜、豆类、水果,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仲夏天气闷热,人会感到食欲不佳、精神困倦,要顺应昼长夜短的季节特点,晚睡早起,中午补睡一个小觉,以解除疲劳。

芒种的民间习俗。做麦食:新麦收毕,出嫁的女子要做各种麦面食品,送给父母尝新,故有“麦上场,女看娘”的谚语;煮青梅:南方五月梅子成熟,新鲜梅子酸涩,需煮过后方可食,此时家家都煮梅,泡青梅酒;泥巴仗:贵州农村有水田打泥巴仗的风俗,届时全村青年男女集体插秧,边插边打闹,互扔泥巴,身上泥巴多者为最受欢迎的人;安苗祭:安徽乡村种完水稻,要举行安苗祭祀,家家户户用新麦面蒸发包,把面捏成五谷六畜、瓜果蔬菜状,作为祭供品,祈求秋天有个好收成;开犁节: 浙江农村在芒种那天要举行开犁仪式。民间传说,牛原是天庭的司草官,因同情人间饥荒,偷偷撒下草籽,导致地上野草疯长,虽拯救了牲畜,但农田被野草淹没,农夫无法耕种。上天惩罚渎职的司草官,令其下凡投胎为牛,食草犁田,故开犁节又叫“牛大王节”。送花神:五月芒种,群芳摇落,花神退位,城里文人雅士聚会,隆重为花神饯行,以示感激,预约来年再相会。

芒种节气里有个端午节,端字意端正,午时在一日正中,古代行刑选在午时三刻推出午门斩首,就是为了整肃端正。古人认为:五月是毒月,五日是恶日,五月初五端午节,日月重五,这天更是毒月中的恶日。蝎子、蛇,壁虎(或蜘蛛)、蜈蚣、蟾蜍,五毒齐出,邪灵作祟,危害人间。端午这一天人们如临大敌,用各种方式驱恶避毒:饮艾酒、薰艾草、戴虎符,涂雄黄、插蒲剑、挂艾虎,屋中贴五毒图画,衣上绣五毒纹饰,墙壁门窗喷洒朱砂酒。富人家还做五毒塑形的饽饽分送邻里亲朋吃,都是为了端午节辟邪禳毒。

端午节还有划龙舟、吃粽子的习俗,其来历:有直臣伍子胥死后被夫差丢河说;有孝女曹娥以身殉义投江说;最普遍的说法是楚国诗人屈原忠义殉国自沉汩罗江。楚人端午祭祀他,汩罗江划龙舟竞渡象征寻找遗体;投粽子入江是让鱼虾有食吃,不咬屈大夫。

粽子是端午节的节日食品,古称角黍,粽子裹叶用茭白叶、箬叶、芦苇叶、香蕉叶、荷叶、竹叶等,形状各异,因馅子不同而品种繁多。世界各地的华人,无论是大陆、台湾、香港,还是海外的唐人街,都会按传统在农历五月初五前准备各式粽子应节。

芒种节气天气趋热,现代有空调电扇防暑降温。从前夏天流行扇子,老百姓一把蒲扇不离手,扇凉搔痒,驱蛟赶蝇全靠它。而文人墨客、三教九流、有闲人士也都喜欢摇纸扇摆造型,扇子成为儒雅的象征。许多文人拿折扇不分季节,视其为“怀袖雅物”,于是就有了“穿冬衣,摇夏扇”的作秀客。旧时文人手中无扇,就像现在的小资不养宠物狗,显得没品位。

如今,喜欢拿扇子的只有这四种人了:说书人和说相声的,他们把玩折扇,不是扇风是道具;有下棋的,他们拿折扇,展开、折拢、偶尔扇扇,大冬天也如此,是借扇助思考;还有书画家,他们手不离折扇,是在模仿古文人,作儒雅秀。说到扇子,就想起小时候唱的一首儿歌:“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有人问我借,待到八月中”。

每年6月5~7日是芒种节气,写小诗《芒种》结尾:

    才割黄麦地,又插绿秧田,脱粒连夜抢,明日要变天

 

(2016年写于嘉善杜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