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战火绵连中永生

战火绵连中永生

我出生于民国廿四年农历十二月初九日(即公历193613日)黄昏戌时。降生之地是在西塘石皮弄和唐家弄之间的沿河下滩朱家。

此朱姓者,原系西塘五个大户人家倪、王、朱、卜、陆之一也。祖地在计家弄和叶家弄之间的上滩,也就是今之旅游景点“薛宅”的对面。后因户大分家和其它种种原因,有渐渐破落的,我家便是其中之一个。到我祖父之辈,就已经很不景气。1902年祖父去世之时,只剩下孤儿寡母三人,既无寸土又无片瓦,度日艰难。多亏众亲戚相继接济,才得以勉强聊生。1935年春母亲嫁到朱家的当儿,朱家还是相当困难的时候。那年夏天,叔公朵山去世,他因无子后而有我父亲立嗣过去的,才获得了他在下西街尽头的两所房屋的财产继承权。但是,此房屋均是被典当掉了。在母亲和外祖母的百般努力之下,总算赎回了西面的六楼六底200多平方米的房屋。至于对着石皮弄的两楼两底许,因为适逢逃难而被中间人吃没了全部赎金,后来再也没有能力来周旋和打官司,从此就永久的成了人家(春林)之财产了。

    1935年冬,我们举家搬到了下西街。此后不久,随即爆发抗日战争,从而不幸又再度降临。

    19371110(农历十月初八),日寇打进西塘。原国民党45旅不敌而溃,造成百姓举家逃难。我们坐船从来凤桥港向北到今大舜乡所在地之“港上”, 暂住在一家蒋姓的家里。因为母亲身孕, 所以晚了几天等我们安排好了以后才到那里。她们去的时侯, 差点儿在芦苇荡里被日军发现、扫毙。年前, 母亲在那里生下了弟弟根渔。父亲在那里搞了一些烟纸做买卖. 一时生活尚可维持。我们一家老幼在那里住了约半年光景, 直到193834月份才搬回西塘。此前, 母亲一人已回过一趟家. 感到大门曾被人撬过, 发现丢失了一些东西,主要有脚炉、烛台之类金属制品,其它倒也没丢什么。

在“港上的蒋姓一家祖孙三代人与我们一家祖孙三代人都相处得很好。后来,两家常有往来,胜似亲戚。记得在我八、九岁时的一个庙会期间, 蒋家来人拜会、白相。我给比我大一、二岁反而称呼我“阿叔”的左癖子阿二买了把简易二胡, 并将拉手改换成了左手拉的。于是,大人们都称赞我心功巧。

193985(农历六月二十日), 日军战略性撤离西塘的时候,来了一架敌机投扔了数枚炸弹。一枚落在北塘桥头,炸死了长泰老板顾鸿儒等人。另一枚炸弹落在我家后河头。幸亏母亲早早地将我们安置在西面楼梯和一张厚实的方桌底下, 还用几床棉絮兜着。但是,仍然将我们吓得大哭小嗨, 惶惶不可终也。

同年1013日(农历九月初一), 日寇再次来犯。

194027(农历除夕) 之夜, 日军相林部队洗劫西塘。

3月初, 日军再次入侵西塘,盘踞在文水小学内。直至19458月,日寇投降为止。在此期间,日军经常烧、杀、抢、奸,无恶不作,真是绝无人道。

他们常常在尚未筑就的汽车路上操练,向王家坟上打靶。我们小孩子淘气,有时候到坟上去挖子弹头。拿回来用铁丝再掺上一根钉子,做成一把火药枪玩玩。

抗战胜利,日寇投降以后,留居于文水小学里的200多名日军,因为苦于缺乏粮食,难以维持生计之下,与有关方面商定用苦力劳动为代价——帮助疏竣市河(从北塘桥到南塘桥)以换取粮食。这大涨了中国人的志气,给日本侵略者以一个威风扫地的场景。

以上,均是根据前人所讲和嘉善县志所载摘录改编之。

(2005. 07. 0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