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英俊早逝的哥哥

英俊早逝的哥哥

1938年秋, 哥哥根荣(宏湛) 因患白喉治疗无效而病故. 这是我们家中的又一大灾难, 尤其是对父亲的打击更为沉重. 俗话说: 中年丧子乃是苦命之兆耶. 那个时候, 我们弟兄三人(还有我和小根渔) 都得了这个病. 大人们急得头头转, 到处求医用药,病情仍旧不见好转. 后来叫船到江苏黎里.据说, 那里有位朗中(医生) 本事很好. 我朦胧记得: 他用经过培训的铜钱那么大的小乌龟放到病人的嘴里, 让它去啄食粘附在咽喉部位的白色菌体或是烂肉, 然后再喷上药. 这样不知治疗过几次. 朗中嘱咐: 不可嗽口. 因为哥哥的病情较轻, 人又大, 又讲究干净. 于是一回到家里, 他就拿起杯子面对着天井(那个时候,天井的西南角是不通的. 那里有一个低矮的小墙) 偷偷地嗽起口来. 我立在他的左手边, 看着他嗽口刷牙.就这样, 半夜里病情突变危及了生命. 是年, 他十六岁, 我四岁, 小根渔二岁.我们小的两人虽然病情都比他严重. 但是因为年幼,自己还不会处置难受这一类的问题. 所以, 倒侥幸渡过了难关.

哥哥可称聪明精粹, 从小练就了一手好字. 据说, 他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常给邻居亲友们书写门联或红白字条. 他的这一手是在父亲的督导下, 从三岁起每天在方砖或糙纸上练习写字是分不开的.他的图也画得很出色. 我曾保留着他的一把扇子. 上面画着花鸟题材的画, 背后书写的小楷, 有骨有肉, 万分精美. 祗是文字只写了大约五分之二的位置上. 写到了一个字时,因为中间多了一划而终止. 现在这把扇子己经不知去向了。

哥哥还特别喜欢阅读,他的藏书很多, 几乎遗下了整整一橱斗. 除了《论语》《中庸》《大学》《古文观止》这一类之外, 我的印象中要算是小说书之广了. 什么《三国志》《三国演义》《水浒传》《七侠五义》《小五义》《聊斋志》《红楼梦》《金瓶梅》《文武香球》《官场现形记》《血海潮》以及《朱柏卢治家格言》(朱子家训)等等. 名目繁多, 我己记不清许多了. 遗憾的是藏书早已荡无存在。

小时候有个邻居大概是叫顾耀琪的,比我大几岁。他的妈妈是个跷脚,眼睛又有些斜。他经常逼我拿书给他看。有一次不给他书,他就将我按倒在西边店堂间的方桌底下,打我。长此以后,就被他吃没了一些书。例如这本《文武香球》和什么奇,什么缘之类的书籍等。其它的书,估计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 被不识字但又是革命性很强的母亲所抛弃。

比哥哥年龄稍大的有长泰小老板顾雪东和姑舅亲江蔚云好似三兄弟,他们常常在一起切磋书画和漫谈小说故事。据大人们讲,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很文雅,特别是我哥哥,简实象是小姑娘一样,根本不见他们闹事。比较起来,雪东的花头要多一些。蔚云最大(比我哥哥大10岁),处处象是大哥的样子。当然,他们现在都已成为故人了。

(2005.07.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