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环秀桥倒塌

环秀桥倒塌

194412月的某日下午四时光景,我和小房客王ZT俩正在自家门口的摊头边聊天。那时,我家的摊头很简单,就是一张摆在自家门口靠东边墙角的半桌(半张方桌的结构),上面放着两只糖果瓶和一只搪瓷盘内放了几包香烟之类的东西。此时,妈妈正在里面烧饭,所以摊头有我看着。记得我和王ZT正说着他也要上学读书之事,突然间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吓得我们不知所措。急忙中, 我拉着王ZT就往这半桌底下钻。不时, 只见妈妈从里面快步出来,嘴里喃喃地说着:“好快达凸, 压牢叫关人”。街上的大人们也急匆匆地往东边跑去,一派惊慌----原来是环西桥(真名环秀桥) 塌啦!

妈妈是个热心人,平常白里她经常施舍于人,见了讨饭叫化子总要给点吃的、着的什么的, 要不然还会将她们(我记得有母女俩) 留在自已家里过宿。这时, 只见她背着一个浑身是水的中年妇人,急促地跑到对面碧罗春茶馆店里放下,转身又回到自己家里取来了折叠藤榻和棉被衣物放在茶店街沿石上为那妇女安顿……。街上大哭小嗨,人们都忙乱极了。

有句古话说: 日不坍桥,夜不塌屋。时今,这环西桥就在大白天塌落,真是不该。而且这桥在西圹镇上按来往人数算仅次于中塘桥和北塘桥;按规模算也稍欠于卧龙桥;而按结构来说,却是西塘镇上首屈一指的,是唯一的三孔圆形拱桥(来风桥是三孔平板桥, 其它的均是单孔拱桥或是平板桥)。那时刻,虽然已趋日落黄昏,但是过桥的人还是很多。当时被压着的总计有十多人。其中死亡七人,受伤多人。受伤者主要是仃泊在对面桥西边网船上的人。死亡的有斜对面弄堂里童生妈妈家就有三人:她的小儿子约四五岁, 急急忙忙地在家里抓了把薰毛豆去接两个他家的学徒回家吃饭。不了, 都被压在桥下。把尸体捞上来时,小手里还紧抓着毛豆。两个学徒工都是十廿岁,个子瘦高的名叫阿友林,要数他死得最痛苦。他的头被卡在几块大石头的夹缝里,我在自家后河桥上正看个清楚,可以见到他的两只脚不时地还在水面上划动。可是营救人员用铁棍撬石头的时候一个不得法,反把石头滑平整了,于是这阿友林就此命归黄泉,一动也不动了。还有一个是下甸庙姓蒋的窑户,平日里大家都呼他为“蒋窑户”(大名叫蒋WZ),因为他连日来一直穿着一件狐开袍子, 一脚搁在桥栏杆上,一手撑着下巴(确切地说是右手右脚) 吸着雪伽烟朝西等着西来的航船(那时侯,西塘还没有机器轮船,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这依赖于手摇用舵的芦棚航船)-----据说是等他从下甸庙过来的老婆。桥塌的时候,他依然处在桥中央。所以,他被刻有盘龙的千斤石压个正着,尸体被捞上来的时候,可见他好象安然无恙,脸无痛苦之情,并且身体还是软软的。

说起来也真奇怪,桥塌的那天早晨,妈妈给了我一只匹碗叫我去买豆腐。石皮弄口西边面对面地开着两家豆腐店我不去买,却要过桥到染坊东隔壁的豆腐店去买。记得过桥的时候,我左手拿着碗,右手摸着桥栏杆而走。当我走过桥顶靠北边的第三块石头时,后面的第二块石头突然朝里跌下,差点儿压着了我的脚.。买完豆腐回到家里, 我对妈妈说:“环西桥要坍塌了,差点儿压住了我的脚”,妈妈说我“话鬼话”。

其实, 环西桥之所以会塌,究其原因大体有三点: 其一是桥本身年老失修;其二是来往船只经常撞碰桥礅;其三是北堍茅家弄东边的染坊,老是在桥基石上摔打布匹,使桥北的基础出现了松动。

环西桥倒塌之后,我只好从茅家庵小学转学到计家弄小学,读一年级。

在环西桥倒塌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害怕“落水鬼”。尤其是那个头颈长长的阿友林,小孩们都闻之失魂落魄,好不害怕。“阿友林”也是大人们用来吓唬小孩子在夜间哭闹的法宝。

西塘环西桥原先座落于石皮弄西边,正对着隔河对面的茅家弄。它是沟通塔湾街与西街、南栅;或是西街沟通小桐圩、北栅的最佳路径。当时政府打算重建,但是由于缺乏财力,最后只得在现在的环秀桥处(原先叫“豆腐白场”)搭起了一座临时性的大木桥叫“新木桥”,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翻建成今日里所见之单孔石拱桥。

(2005.07.08.)

 



标签:桥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