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乌桥浜记事

                                                              乌桥浜记事

 (2009.10.08.)

乌桥浜在魏塘镇的东北角。比较精确地讲:它北靠沪杭铁路,南临今之隆全路,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大河江,即是今日善江公路和花神庵港相夹的一小块地域。该地,现在附属于嘉善经济开发区。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我家住在谈公浜的时候,妈妈和我都曾经去过那里。那是我大姨特地摇船来邀请她小妹去的,主要是让我妈妈散散心,打消她失子(我的根渔弟弟)的痛苦。

记得住在乌桥浜里的人家只是寥寥几户,家家都以种地为主要谋生手段。大姨家的房子三埭头朝南,两边各有厢屋所间,尽管前埭房子早已烧毁,但还是显得相当的宽大。东边尚有一个养猪草棚和茅坑。门前还有一块平坝,房前屋后不远处均有一条小河浜,东西两头的大河江向南去都可通往嘉善(魏塘),向北去可通往里泽、姚庄和西塘等地。距北面的沪杭铁路只有百巴米远,表哥、表姐们有时候陪着我和表弟到铁路边去看火车,有时候还去轧铜板。那就是把铜板偷偷地放到铁轨上,等待火车经过时将铜板压得象薄纸片那样。回到家里,再将铜皮用剪刀剪成各种图形或者敲打成别的玩具玩耍。

大姨家的表兄弟姐妹共有9个,其中7个是表姐,最大的表姐只比我妈妈大几岁,还有一个表哥和一个表弟。是年,我7岁。表弟(沈JR)与我死去的弟弟是同年龄的,比我小两岁;表哥(沈JG)则比我大9岁,可惜他双目失明。我们去时,表哥还在嘉善丁洋门外从师学习瞎子算命的行当。有时候,他回家来陪伴我玩。表哥的眼瞎,据说是在他9岁那年由于他父亲开米厂排机器时被损了的——这也许是种迷信的说法。表哥满师以后,常在枫泾、嘉善、西塘、渔汇等地从业。记得有一个冬天里,他在西塘南棚下准备上船行动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踩了个空档,人跌在市河里,还差点儿夹在两船之夹缝里出不来……

1983年,我从西藏调回来的时候,曾经问过他:人的命运到底有没有,或者说迷信的事到底有没有。他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诚则灵,不诚则不灵。那天,我叫他算一算:我能调到上海还是回老家?我的主观愿望是回老家。他算了几回都说进上海的可能性很小——最后,我和老婆、孩子一起回了老家。

迷信的事我是一向不信的,所以我也从不烧香拜佛。但是,有几件活生生的事儿却摆在我面前,使我不得不信。

以前,西塘有个算命的瞎子叫“张铁口”,常常敲着铁板叮叮笃地在西塘镇的大街小巷里游走。大概在我8岁那年,母亲叫他为我算过命。说我长大以后是要走远路的——结果,我在西藏耽了24年!还说我要?????。同时,他给邻居小孩张KQ算命,说他犟头列脑,叫他朝东他偏要向西……好象都算正了。

    说远了,我们再转回来。瞎子表哥大概在1997年因病逝世,享年71岁。

现今的乌桥浜虽然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还能令我大体上认得。犹如电子地图所示大姨家的位置,就在手指形所指点之处:

 

嘉善经济开发区是省级经济开发区,分别有台商投资区和信息产业园、生物医药园、家具工业园、五金机电园等等。它既是个一流的投资场所,同时又为社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所以已成为嘉善经济的命脉,也是浙江省接轨上海的战略要地,还是未来长三角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标签:乌桥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