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博客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晏子

 

二幕

殿内莺歌燕舞。楚王悠闲自在,目中无人。

晏子:(从容上殿。行跪拜礼。)拜见楚王。

楚王:(斜视晏子,偷偷发笑,重又威严状)哼!齐国没有人了吗?怎么派你过来呀?

晏子:这是什么话?想我首都临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大伙儿把衣袖举起来,就可以遮天蔽日;大伙儿都甩一把汗,就可以下一场倾盆大雨啊!

楚王:那,为什么打发你来啊?

晏子:(为难地)您这一问,我实在不好回答。撒个谎吧,怕犯了欺骗大王的罪;说实话吧,又怕大王生气。

楚王:我不生气,说吧。

晏子:既然如此,我就实话实说吧!敝国有一个规矩:访问上等的国家,就派上等人去;访问中等的国家,就派中等人去;我最不中用,就派到这儿来了!

臣乙:他最不中用,嗯,他倒承认自己是下等人,就派到这儿来了。也就是到我楚国来了,下等人到楚国,噢——那我楚国就是——下等国(捂嘴)。

楚王:(怒)你!(赔笑)嗳,大夫说笑了。今晚我设宴招待大夫!

 

 

三幕

舞男舞女等众人随音乐,舞之,蹈之,一派欢乐、祥和、热闹之气氛。

楚王、晏子、臣众等渐入席,气氛融洽(请请请,干干干,吃吃吃……)

兵士:(押着个五花大绑的犯人上场,低声喝)老实点,走,快走!

犯人;(猥琐地)唉哟,饶了我吧!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放了我吧!大人高抬贵手啊!(不时地往晏席边瞟眼,意恐晏子不发现。)

晏子:(带着笑,继续吃菜喝酒。)

臣甲:何人喧哗?

臣乙:还不快把人带上来!(眼睛骨碌一转,傻傻地笑,被晏子看个正着,晏子微笑,不住点头。)

楚王:带犯人!

臣众:带犯人!

犯人:大王啊!我可是齐国人啊!前天到贵国,我做了强盗了啊!还望大王放了小的一条狗命吧!小的愿做牛做马,为楚国效力啊!

楚王:(面露喜色,笑着说。)噢?竟有这等事?晏大夫啊,可想为他求情啊?

晏子:大王怎么不知道哇。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移植到淮北以后啊,只能结又小又苦的枳了。还不是水土不同啊!

犯人:(自语)哦,怪不得!我在齐国生活了一辈子,就是种不好楚王给我的花籽啊!

臣甲:(自语)齐国人在齐国安居乐业,一到楚国就做了强盗了!看来也是水土不同啊!

臣乙:(口不择言地)是啊,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氏。”我们两国风气不同啊!

楚王:爱卿,齐王好福气啊,有你这样了不起的大才啊!来,来,来,干了这一杯,本王愿与齐国交好,找个时间,恳请齐王一晤!

众人:(鼓掌!)好!

(音乐欢快,云开雾散。幕落)



标签: